民團籲修法 將外籍看護納入長照人力

本周公視系列報導,陸續探討長照家庭和外籍看護的困境,該怎麼推動「照顧正義」?長照監督聯盟主張修法,將外籍看護納入長照人力,就像是居家照服員模式,有需求的家庭再申請,如此,長照家庭可以從「移工雇主」回到「服務使用者」的角色;而血汗工時問題,才有機會改善。

父母親都高齡94歲,母親是失智症患者,父親4年前跌倒,嚴重腦出血,當時女兒黃蘭麗不得不提早退休,聘請印尼看護阿蒂一同照顧兩老。

看護雇主黃蘭麗:「我們家的(看護)妹妹基本上是領加班費,沒有休假,但是事實上,通常我弟弟會週末帶他們出去玩,坦白講這一些工作都很無聊,那也是為什麼常常我們家移工,如果跟我爸吵架 我很少會責備,我們妹妹,我大部分會說我爸爸,因為我自己都常常會覺得我要瘋了,然後你急得半死的時候,很久很久之後,你才覺得你講了半天的話,通通傳到外太空 他才突然回話,可是你可能快要失火了。」

阿蒂每天烹煮三餐、照料長者生活起居,同樣身為照顧者、也曾經是受雇者的黃蘭麗,能體會外籍看護全年無休的心境。

黃蘭麗指出,「當我們去面試工作的時候,當然對方會看你,但是對我而言,我也同時必須要確定,我在這個公司是可以休假的,我去家總上課的時候,他們在問說我們有什麼意見,或者有什麼樣心願的時候,我就說我很希望政府,能夠讓使用外傭的家庭,也可以有喘息服務。」

長照2.0上路後,開放聘僱移工家庭也能申請喘息服務,看護偶爾能喘口氣休假,失能者也還是有人照顧,但成效不彰,根據勞動部2020年統計,沒有休假的家務移工仍達34.4%。

長照監督聯盟成員/家總秘書長陳景寧:「最近不是有個新聞,移工打阿嬤,就發現她好幾個月都沒有休假了,所以移工的喘息服務,移工的休假日,沒有人力的這件事情,到底能夠怎麼解決。」

台灣長照家庭約有3成,靠外籍移工撐起照顧工作,由照顧者、移工等多個團體組成的長照監督聯盟,主張政府應修法,將外籍看護納入長照人力,仿效「居服員」模式,移工改由機構教育訓練、派遣調度。

長照監督聯盟成員/家總秘書長陳景寧:「她雖然是一個人來到我們家庭,可是他們的背後一定有一個居服單位,而那個單位會有居服督導,她有任何問題可以打電話求助,就是跟機構求助。

參與倡議的移工團體,更主張5年後全面終結「個別聘僱」。

天主教希望職工中心督導許惟棟:「不會再需要24小時待在雇主家了,我(看護)可以放假的,我可以上班8小時回家休息的,我可以有人手輪替的,它(聘僱制度)就是一個完全完全,跟現在不一樣的狀況。」

黃蘭麗表示,「我就可能會空窗期更長,而且你不知道什麼時候有,什麼時候沒有(看護排班),其實我覺得政府應該要做的是,他真正很通透跟比較嚴格,去管理仲介亂象。」

記者問:「把外籍看護工納入長照人力,部長支持嗎?」衛福部長陳時中回應:「基本上這個要討論啦。」

長照家庭提出不同見解,但都有共識必須重新檢視問題根本、做出改變,才有機會健全長照體系。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