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遭查抄,打響香港全面「白色恐怖」前哨戰?【有話好說】

香港國安處29日拂曉出擊,拘捕《立場新聞》含前任董事何韻詩等6名前、後任高層。香港政治評論人桑普認為,此拘捕行動打響香港「白色恐怖」前哨戰,但人在,茶就不涼,每個人都能在不同地方以不同角色,做好自己該做的事。

香港國安處29日清晨發動大突襲,拘捕多名《立場新聞》前任和現任高層,其中也包括前董事何韻詩。港警也搜查《立場》辦公處,帶走大量證物,指控其發布多篇煽動性文章。《立場》的公司資產遭凍結,在晚間宣布停止運作,遣散員工,網站和社群內容亦移除。

立場遭噤聲,是香港言論自由惡化的又一震撼。台灣香港協會理事長、原在香港的政治評論人桑普在《有話好說》節目,分析「後立場」香港的走向和港人處境。

香港失《立場》,打響香港「白色恐怖」前哨戰

桑普認為,香港國安處對《立場》的拘捕動作,是北京、港府政權繼《蘋果》之後,對媒體打壓的第二塊。《立場》是新的一塊,同時也是打響香港全面「白色恐怖」的前哨戰——它遠遠不是結束,而是開始。港府的打壓,將會繼續深掘;他指出,《眾新聞》等媒體很有可能是下一個。

桑普表示,其次,知的權利被剝奪,台灣與國際關心香港新聞和輿情的人,以後該怎麼辦?當《立場》沒有了,其他媒體也可能噤聲,這將妨礙全世界關注香港究竟發生什麼事。

桑普說,當前遭受打壓的群體,已非勇武派,都是相當溫和的民主派。方敏生是骨科醫師之女,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的妹妹。吳靄儀運作「612人道支援基金」,專門協助香港抗爭者的訴訟,也被鎮壓。他認為,這形同於全面打壓社會賢達,非常類似於台灣在白色恐怖時期,對菁英階層的掃蕩。

桑普分析,這次的掃蕩用上了「串謀發佈煽動刊物罪」。什麼叫「煽動」?桑普說,如果激起人們對於特區政府、司法機關或是香港居民之間的「憎恨、藐視」,或是引起對港府或中國政權的「離叛」,就會該當這樣的罪名——初犯可判2年有期徒刑,再犯3年。桑普質疑,如果一個媒體講真話卻不得罪人,這才奇怪。他認為,以「引起憎恨」作為要件,根本是一個荒謬的法律概念。

「罪名的行為樣態包含了刊印、發布、出售、要約出售、分發,甚至是『展示』,」桑普解釋,許多台灣人或許都到過香港,在遊行當中舉起《蘋果》的頭版。他說,如果《蘋果》被認定為煽動性刊物,那麼舉起《蘋果》的那一刻,就是2年有期徒刑。值得注意的另有「管有」,他解釋藏在家裡被舉報,若無合理辯解,可處1年有期徒刑,再犯2年。這恐怕比白色恐怖的「報禁」更加嚴重。

新聞即「煽動」,香港「內地」化

覆巢之下無完卵。桑普表示,在北京專制政權下,無論是採取和平或非和平手段,都不允許挑戰其權力。尤其是在習近平尋求永續權力,「二十大」即將在明年下半召開的節骨眼上,他不會允許任何國際聲音或黨內議題,可以利用香港進行炒作,更加必須將香港民間的抗爭聲浪完全鎮壓。

桑普說,一切都是開始,他預計港府很快會對像他一樣的評論人及媒體進行整治,而現存的泛民政黨,也會逐一被殲滅。他認為這是因為中國要將香港變成與任何一個中國城市沒有兩樣;中共最重視的是權力的操控,而非金錢,將香港作為金融中心的地位毀掉,其實中共在所不惜。

在「串謀發佈煽動刊物罪」下,支持香港「一國兩制」的兩大基石——法治社會與媒體自由——已經喪失。桑普指出,「新聞」即煽動,已是進行式,所有報導和評論,講好或講壞的,都會被視為煽動。而《國安法》一出籠,整個香港法治的比例原則和憲法原則也不再適用,可以受法官操弄來打壓異己,進行政治迫害。這是香港的悲哀。

桑普補充,除了港幣、自由兌換、零關稅和低稅率仍然存在,讓中共高官仍可在此洗錢之外,香港其餘公民權利,已經跟深圳沒有兩樣。記者協會主席陳朗昇在被捕之前用手機直播,只拍約40秒,就被警察嚇令停止,否則就是妨害公務。這和「709大抓捕」下中國維權律師、民運人士的情形如出一轍。

桑普說,沒有一個人是安全的,這不只是對《立場》6個人的打壓、對記者或對媒體的打壓,而是對所有拿著智慧型手機、安裝著一個「蘋果新聞」App的人的打壓。

政治寸草不生,但民主蟄伏不死

就香港未來走向,桑普分析許多香港人只剩三種選擇。第一,進入「小監獄」;第二,躺平在香港全境這個「大監獄」;另外就是流亡或移民到包括台灣在內的其他地方。進入「小監獄」者,有些是被動為之,有些則慷慨無畏,但確實許多頭面人物都被抓走。這是否代表香港民主「寸草不生」?桑普說他並不悲觀。

他解釋,目前香港「黃色經濟圈」——指支持、鼓勵「反送中」商家(黃店),並杯葛親中商家(藍店)等經濟行為形成的網絡——的勢力是非常強的。支持自由民主理念的商家、店鋪,會被更多香港市民光顧,這當中溫存著一種真、善、美的力量。更重要的是,在很多家庭和社區中,這股力量仍然存在,這是北京政權奪不走的。

桑普指出,公民社會的草苗不會完全被拔掉,只是過去的「議會路線」走不通了。從提名的篩選、資格審查到DQ問題,讓政治上的民主力量,確實變得寸草不生。他說,大家不選了,回到民間深耕細作,沉潛也很重要。「過去香港有一套電視劇叫《大時代》,劇中人物方展博最後能夠獲勝的原因,就是『等運到』,」他說香港運氣不好,你要等到運氣來時,才能發芽成長。所以不要死、好好活;準備好,等運到。

「當事情一直拖磨下去,如果我們棄壘,就沒了。」桑普表示,確實政治力量逐漸流失,中共也全面扼殺現有相關組織。但是倒了《蘋果》,就有果籽;倒了《立場新聞》,就可以有別的新聞。人在,茶就不涼。他希望每個人在不同地方,用不同的角色,做好自己應該做的事。

桑普提醒,台灣也須好好保護自己。他說,香港像被白蟻蛀壞,來台港人更不希望看到台灣也因中國勢力而潰爛。他希望台灣更加歡迎對台灣有利、符合國家安全的港人來台灣,但目前因為疫情,只有持有居留證、就業金卡或身分證的人才能留在台灣,即便讀書是例外,但僅有非常少數人,其他途徑則是斷絕的。他說,叩門的港人很多,其中不乏學有專精的人才,他期待台灣在邁向海洋國家的進路中,把香港人吸納進來,會是一個很好的方法。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