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圖主教告別式 開普敦聖喬治大教堂舉行

南非聖公會首位黑人大主教、1984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屠圖(Desmond Mpilo Tutu)的告別式,在開普敦的聖喬治大教堂舉行,防疫的考量下,只能有一百人參加。這位反種族隔離運動推手,幽默敢言,不畏權勢,享有「南非良心」的美名。屠圖晚年為LGBT團體發聲,他曾說過「不會敬拜一位歧視同性戀的上帝」,如果上帝恐同,他將拒絕踏入恐同的天堂。

1994年5月9日,南非第一位黑人總統宣誓就職的歷史性時刻,是屠圖大主教牽著曼德拉的手走上舞台,揭開國家新的一頁。早從70年代開始,南非聖公會首位黑人大主教屠圖,就是終結種族隔離政策的推手,他所主張的非暴力抵抗,以及透過外國政府的經濟制裁來改變現況的做法,1984年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的肯定。

聖公會開普敦大主教屠圖當時表示,「在我看來隔離主義和納粹主義,一樣的邪惡不道德非基督徒,而在我眼裡雷根政府支持他們,並與其合作同樣是不道德邪惡,完全不符合基督徒精神的。」

這位個子不高、鼻子很大,非常喜歡講笑話,南非人眼裡的搞笑大叔,1995年在曼德拉的邀請下,出任「真相與和解委員會」主席,並在1996年舉行公開聽證會,慘絕人寰恐怖至極的刑求,家破人亡椎心至痛的悲劇,多次讓屠圖情緒崩潰低頭痛哭。

但當調查結束時,屠圖說委員會的宗旨是「恢復」正義,而不是「報復性」正義,並強調要在南非Ubuntu哲學,也就是「每一個人都是通過其他人而存在」的理念,達到共同和諧。結果卻是白人族群認為他袒護溫妮曼德拉這些暴力抗爭人士,而黑人族群則批評他對白人太過手軟。

國內轉型正義運動告一段落後,屠圖主教又為巴勒斯坦建國發聲,將以色列政府的作為和前南非種族隔離政府作對比。

屠圖當時說:「只要世界上依舊有叫人絕望的情況存在,你是贏不了任何反恐戰爭的,所以你將此應用在四周,你可以說確保其他人的繁盛,才是我們的最佳利益。」他批評美國總統小布希和英國首相布萊爾,發起的伊拉克戰爭是錯誤、不道德的。

2011年,祖馬(Jacob Zuma)政府不想得罪北京政權,拒絕發給達賴喇嘛簽證入境參加他的生日會,屠圖重砲批評。他在當時說:「嘿,祖馬先生,你和你的政府不代表我,你代表你自己的利益,而我警告你,我出於愛真心的警告你,我警告你如同我當年,警告種族主義者一樣,我警告你有一天,我們將會開始祈禱非洲民族議會政府垮台。」

屠圖主教捍衛LGBT團體在教會的權益,2013年在聯合國的同志權利運動演說強調,「不會敬拜一位歧視同性戀的上帝,如果上帝恐同,那他將拒絕踏入恐同的天堂。」而最叫屠圖痛心的是後種族隔離時代的南非,他早期對民主社會寄予的厚望,被暴力、不平等以及貪腐所取代。失望之餘,屠圖主教公開宣布,他再也不會把選票投給非洲民族議會。

屠圖當時表示,「我不會投票給他們(非洲民族議會),這事我已經說過了,我是以非常沉重悲痛的心情說的,我們所夢想的是一個有同情心的社會,一個讓人覺得他們受重視的社會。」

1996年,屠圖主教要從教會退休,接受了媒體專訪,在被問到他希望日後世人記得他些什麼,屠圖主教當時回答,「他愛過;他笑過;他哭過;他被原諒;他原諒過。」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