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嚴峻缺工 各方爭取國內既有外籍看護

疫情嚴峻期間製造業、家庭看護移工都進不了台灣,國內既有的外籍看護相當搶手,有人選擇跳槽工廠,有人向雇主爭取更好的勞動條件,但也引來「貪心」等罵名。

印尼看護移工NITA(化名)向視訊中的孩子說著,「小心(想你)媽媽想你。」NITA在台灣一領到工資,就立即匯錢到家鄉,視訊看到大女兒在銀行領錢,NITA卻突然悲從中來,並說「對不起,很辛苦。」

NITA在小兒子出生6個多月,就來台灣擔任看護,至少4、5年沒回家。NITA表示,自己因為腰用力的關係,所以會不舒服,照護長者時要幫忙翻身,也要準備洗澡,甚至要抱起長者讓他們坐上輪椅。此外,NITA也指出,除了照護工作,也要幫忙煮菜、煮飯,甚至刷馬桶、擦東西,這些家事都得包辦。

外籍看護月薪壓在1萬7,工時同樣不受勞基法保障,可說是全年無休待命,疫情期間國內看護缺工,加上製造業也在挖角,移工多了籌碼和雇主請求加薪,NITA也試圖替自己爭取。NITA表示,曾經向雇主要求加薪,但雇主認為自己的經濟狀況不佳,因此無法實現要求。

雇主拒絕請求,NITA也就持續工作,暫時不再懷抱加薪夢想。基本工資每年不斷調漲,看護和廠工薪資越差越遠,而疫情期間確實還是有不少看護移工,成功爭取加薪的案例。

天主教希望職工中心督導許惟棟表示,當這段期間移工開始有所謂的議價空間,「雇主、仲介就驚呆了,大家每次聽到仲介都在講,這些人都只想去工廠工作,只想貪圖2萬多的薪水。」許惟棟認為,如果讓看護工也有勞基法保障,可以領到基本薪資跟休假,不盡然會有那麼多看護工想去工廠工作。

或許中產階級家庭加薪留住看護不是難題,可是對於弱勢失能家庭,又隨時可能被壓垮。台灣失能者家庭看護雇主國際協會常務監事陳靜儀表示,會聘僱外籍移工是因為國內的長照制度不敷使用,才會自己花錢聘請,「假如政府能夠補貼企業,為什麼不能補貼長照家庭(基本工資差額)」。

不過,外籍看護也是人,也渴望正常休假、提升工資待遇,NITA說,她仍盼望看護總有一天能被納入勞基法適用對象。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