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累計逾萬人確診新冠肺炎 病患述說戰勝病魔之路

台灣確診新冠肺炎的人數累計超過萬人,目前已經有九成的病患康復。但部分病況嚴重的患者,治療過程並不容易,包括瑞德西韋、類固醇等藥物都用上。即使天天帶著氧氣罩,還是覺得很喘、吸不到空氣。究竟這些確診康復者是如何戰勝病魔,帶您一起了解。 

沿著公園的步道散步走走,接著再拉單槓重新找回自己的運動習慣。任職於科技大廠的陳先生,前年5月被外派到印度當台籍幹部,沒想到一場新冠疫情讓原本的工作模式有了改變。

科技大廠員工陳先生表示,「就是採取封閉式管理,吃喝拉撒睡全部都在工廠,吃飯由我們去統一採買嘛,然後大門口就直接鎖起來這樣,不准人家出去,不准人家進出。」

擔任代理廠長的他,將台灣的成功防疫模式套用在工廠。去年的前半年,印度政府的強制全國封鎖,讓工廠的運作不受到影響,只是防疫久了也讓印度公民出現疲乏懈怠,越來越多當地人只戴上頭罩就出門。儘管自己戴好口罩勤洗手,新冠病毒還是找上門。

科技大廠員工陳先生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那時候怎麼得的,病毒真的是蠻厲害的。一開始覺得自己染疫的時候,就是前兩天很累很累,再來就是慢慢開始嗅覺味覺喪失,再來就是一直咳嗽一直咳嗽。」

經過一個多月的治療總算完全康復,並在今年初申請回國休養。

同樣在這場疫情下不慎染疫的還有林楊智,國內在5月中爆發大規模本土疫情,全國警戒更升到三級。6月初,他的高齡父親因咳嗽、喘到醫院做檢查,排除是新冠肺炎後開始住院治療。在醫療量能降載下只能住進4人房,小小的空間光是病人加陪病者,至少就有8個人。原已好轉快出院的父親,病情卻突然急轉直下,經急救仍回天乏術。在與家人商討後事的同時,卻也是群聚感染的開始。

新冠確診康復者林楊智表示,「那時候在處理父親的後事,勢必家裡的人都必須要做一個群聚的討論問題。經過我確診之後,當然馬上就是說讓大家都知道,馬上各自趕快去做一些快篩跟PCR動作,像我這邊的話,就是我太太小孩也都陸續確診。哥哥啦,就等於是說有近距離接觸的這些兄弟姊妹,幾乎都慢慢的一個一個就有確診這樣,這中間總共變成說有12個人確診。」

才剛失去父親,後事都還來不及辦,林楊智就接到確診消息。先是回老家隔離,再去防疫旅館,卻因血氧濃度不斷往下掉,又被送到醫院隔離治療,包括瑞德西韋、類固醇都用上,即使天天帶著氧氣罩、依舊覺得很喘吸不到空氣。

新冠確診康復者林楊智說:「那時候真的也有點,已經沒有什麼信心,因為已經感覺呼吸不到空氣,很微弱,甚至於就是說有一種幻覺之前,有那個死神要把我接走那種感覺。所以說有跟家裡人反映說,我已經感覺到已經快不行了,所以當下我也是怕家裡需要用到錢什麼,把一些密碼銀行的密碼,傳訊息給我兒子。」

二哥跟他一樣病情較嚴重,一度住進加護病房,其餘10位家人則是輕症甚至無症狀。平時難相聚在一起的他們,用lINE群組互相加油打氣下,每句話每個貼圖都是撐下去的動力 !

新冠確診康復者林楊智認為,「家父後事一直是我放心不下的,還有一些自己的人生夢想還沒去實現,就面臨到這種問題的話,也是可能是給我一種動力。」

家人總算陸續康復出院,父親後事也圓滿了,再次回到醫院檢查,肺部確定沒有纖維化,肺功能也無礙。在鬼門關前走過一回的他,決定在能力範圍內多幫助別人,也要繼續完成退休後尚未完成的私人會館經營及藝術品收藏夢。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