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申請加入CPTPP 國內勞動權狀況恐成考驗

台灣申請加入CPTPP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立委要求政府要盡快提供各產業衝擊的評估和影響,包括台灣設立工會的狀況也在申請條件之一,但台灣的工會籌組門檻、勞動權也是大考驗。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研究員吳靜如說:「很多(移工)勞工其實健保卡跟居留證是不在他身上的,很多勞工到便利商店之後,如何告訴他(語言問題),我要登記這個(口罩)預購呢?」

防疫期間,台灣移工面臨語言通譯等問題,還有些移工在先前爆發廠區疫情時,連自己要被帶到哪裡隔離都完全不曉得。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研究員吳靜如表示,「(舉例)這些苗栗縣的人,沒有地方可以有防疫旅館,他們分別被帶到台中,帶到南投(等地)。有沒有被告知清楚說他們要去哪裡,所有這些訊息,讓這些移工就是慌亂成很緊張的狀態。」

這些情況,是台灣的70多萬名移工都可能碰上的難關。但台灣在9月22日申請加入的CPTPP,有要求會員國要符合國際勞工組織宣言的各項規範。民眾黨立院黨團認為,台灣的工會籌組門檻高而且組織率低,社福移工和漁工的待遇也被國際抨擊,長工時情況更在全球名列前茅。從勞動層面來看,要符合CPTPP的規範還有一段距離。

台灣民眾黨立委賴香伶認為,「我們一直是長工時的前段班,不管是遠洋漁業,或者是我們現在很頭痛的權宜船,這種強迫勞動,然後在國際上被舉黃牌。這都已經是美國國務院也好,歐盟也好,關注長期(的議題)。但是國內的法制化呢,停滯不前。」

勞動部綜合規劃司專委林永裕回應,「勞動部是就勞動法規這邊去做檢視,依照我們過去對外參加經貿談判的經驗,跟這次整個CPTPP的條文,就過去以FTA的一個談判的標準來看的話,基本上我們大致符合。」

勞動部回應表示,政院在去年有通過企業與人權國家行動計劃,根據過往和尼加拉瓜、紐西蘭簽訂自由貿易協定的經驗,都納入高規格的勞動專章,所以用簽經貿協定的標準來看台灣的勞權,應該能符合標準。至於未來還要如何落實,相關單位也會持續盤點、努力做到。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