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之春起點 突尼西亞動盪再起

10年前作為「阿拉伯之春」運動起點的突尼西亞,從7月間總統薩伊德罷黜內閣以來,政治就陷入動盪。薩伊德本週更宣佈凍結國會議員的豁免權,並以總統行政命令取代憲法與法律。反對派因此發起街頭示威,抗議突尼西亞回到專制獨裁。

反對派群眾在街頭高喊口號,痛批總統薩伊德專制獨裁,凍結國會與憲法,形同發動政變。「即使被趕下台的獨裁者班阿里,也沒有像薩伊德一樣獨裁專權。」反對派支持者哈爾拉提說。

總統薩伊德支持者也聚集街頭集會,薩伊德支持者哈姆達妮表示,「他們(反對派)的要求都是鬼扯,只會講什麼失業啦、貧窮啦。」不過,在反對派示威的同時,支持者也聚集在街頭集會作為反制。

突尼西亞民眾在2011年的抗爭中,推翻了當時的獨裁者班阿里,在阿拉伯世界引發連鎖效應。但其他國家幾乎都因為長期內戰,走向更嚴重的破壞與貧窮,只有突尼西亞被稱為「阿拉伯之春」的模範生。

但近年來,突尼西亞經濟發展逐漸走下坡,並陷入危機,加上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衝擊,總統先後開除總理、解散國會、凍結憲法。總統薩伊德在今年7月開除總理邁希西、解散國會,日前更進一步凍結憲法與國會,政經局勢越來越混亂。

突尼西亞法律學者撒爾娃哈姆羅妮指出,總統薩伊德在緊急命令的條文中,改變了行政權與立法權的關係,「大權集中於國家元首的手上,總統同時掌握行政立法兩權,不用說什麼就可以為所欲為。」

但是薩伊德畢竟是兩年前在大選中,以超過七成得票率、壓倒性多數贏得總統大選的人物,仍有所謂的「普選合法性」,而憲法中也的確有總統發佈緊急命令的條款。然而,那是為了應付緊急狀態,一旦被扭曲濫用來擴張個人權力,阿拉伯之春的模範生,將就此成為不及格的劣等生了。

突尼西亞總統薩伊德本週宣佈,凍結國會議員的豁免權,並以總統行政命令取代憲法與法律,反對派因此發起街頭示威。(圖/美聯社)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