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取得奧運主辦權後積極促進身障人士福祉 專家認為還有改善空間

東京帕運目前正在進行,這次參賽的選手高達4403人,寫下紀錄。外界也藉此檢視日本社會環境對身障人士的包容度,還有無障礙設施環境是否健全。儘管日本政府經過將近8年的努力,增加無障礙設施,但部分專家認為還是有改善的空間。

熟練地推動著輪椅,日本輕艇選手諏訪正晃準備進入車站搭車。日本帕運競賽,在24日的開幕儀式後正式展開,儘管今年他沒有拿到帕運競賽資格,但依舊期望這場盛事在身障選手努力下,能讓日本甚至是全球民眾,可以平等對待佔了全球人口15%的身障者。

日本身障輕艇選手諏訪正晃表示,「帕運參賽的選手們,雖然說,確實所做的事情意義非凡,但這絕非因為他們是超人,而是希望其他人也能把他們當成跟自己一樣的人類對待。」

日本政府在2013年獲得這一屆奧運的主辦權後,積極促進身障人士的福祉。過去將近8年來已經修法2次,敦促設置公共設施的無障礙環境。到2019年為止,東京都內有96%的地鐵車站設置了電梯,82%的車站還裝設了月台閘門,相比2013的56%,更加保障視障者的安全。

另外,對於新建的飯店,也要求每100個房間內,至少要有一間無障礙房間,並且敦促企業雇用身障員工的占比,要達到員工人數的2.3%,否則將會面臨罰款。

日本身障輕艇選手諏訪正晃認為,「雖然至今為止,許多硬體設備改善了不少,但也打算一起改善人們心態,如今感覺人們的心態,或許還無法趕上這種變化。」

2018年,日本政府內約8成的27個中央省廳,被踢爆浮報身障員工人數高達3460人,以達到法律規定,因此召開記者會致歉。有調查顯示,約有57%的民眾認為身障人士難以與非身障者一起生活。日本福祉大學運動科學部教授藤田紀昭認為,儘管日本社會因為帕運有所改變,但變化卻很微小。

帕運日本代表團副團長松江美季說:「我住在加拿大時,日常生活從沒有一刻會意識到自己有殘疾,但是一抵達日本的機場瞬間,就好像一直被提醒,『在這國家中,我是個身障者』,所以在日本人的意識跟態度這方面,要成長改善的空間還有很多。」

受到新冠疫情影響,帕運一樣禁止一般觀眾入場觀賽,讓外界憂心,這種作法可能減弱社會大眾對於身障者的關心與影響。不過IPC國際帕運委員會主席帕森斯認為,帕運本身就是催化劑,人們在看到選手們競賽後,就會有所改變。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