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婚合法兩週年》不一樣又怎樣? 他們用YT記錄夫夫日常

賈斯汀和大頭是一對愛情長跑即將邁入14年的夫夫,2019年8月15日他們上傳一支到戶政事務所登記的影片,從此走向兼職Youtuber的生活。
 
「我一開始想要做那種影評風格的東西,但都沒有人看,後來我已經半放棄,我也沒有打算再做這件事。直到我們要去結婚的那一天。我覺得這一天一定要拍下來,因為二十年後的我,一定會很感謝我自己這麼做。」賈斯汀說。
 
這支10分鐘影片,至今累積40萬人次觀看,他們的頻道「大賈遇頭」呈現夫夫生活的真實樣貌:談工作、拍遊記、一起下廚,還曾在直播時鬧得不愉快。有人曾經留言說:「看到你們的影片,我發現你們很真實,就跟一般人一樣,早起要去工作,晚上回家煮菜......我們過的是一樣的生活。」賈斯汀說,這就是他們經營Youtube的初衷,讓社會更認識同志族群。
 
1621762979z.jpg
大頭(左)與賈斯汀常在YT上直播。(取自賈斯汀臉書)
 
賈斯汀和大頭相識過程,宛如偶像劇情節。
 
他們高中時在公車上相識,每天只有通勤40分鐘的相處時間,但見面到相戀只花了4個月,當時兩人都沒想過,有一天會喜歡男生。「國中時有男生跟我告白,我那時候跟他說『好噁心喔』。」這句話讓賈斯汀一直自責到現在,卻也讓他認知性平教育的重要。
 
兩人國中時期都曾交過女友,但最後彼此相戀,攜手度過十四個年頭。「我也不知道,可是它就發生了。」大頭坦言,當時曾上演內心戲,也掙扎過一段時間,「但從那一步開始,我才重新認識自己。」
 
過去14年,也是台灣同志處境的發展史進展最快的一段時間。賈斯汀認為,民眾觀念越來越進步,也越來越懂得什麼是平等、什麼是尊重。「我們其實沒有什麼不一樣,我們都是人。」
 
不過就像異性戀婚姻一樣,同性婚姻也不只有充滿浪漫的粉紅氣泡,其中有更多不足與外人道的聚散離合。
 

異同婚都一樣 聚散離合終有時

根據內政部統計,2019年5月24日同婚上路以來,至同年12月底,總共有2939對同志結婚,其中110對的婚姻撐不到半年就告吹;2020年共有2387對同志結成連理,該年度也有371對訴請離婚收場。
 
談起同性離婚問題,同志諮詢熱線協會政策推廣部主任小杜認為,有些就和異性戀一樣感覺不對了,但他也聽過有些是因為家人不支持,在溝通無果後只能離婚收場。
 
不管同性婚、異性婚,只要到戶政事務所登記之後,一定會面臨戶籍變更的狀況。更新後的戶口名簿會寄到家中,這不像學生時期能「中途攔截」的成績單,往後家人申請戶籍謄本等相關資料,也都會看到資料變更,所以同婚瞞不了家人。
 
長期協助家人,特別是家長認識「同志」,是同志諮詢熱線協會長期以來的工作之一,「可能有些家長對同志的認識,都是透過以往負面新聞,有一些刻板印象和誤解,所以當他的小孩出櫃之後,那些負面觀感一下子冒出來,一時間很難接受。」
 
這也讓同性伴侶鼓足勇氣選擇婚姻時,必須多一份心思考:結婚等於出櫃,也讓許多想要結婚的同志,面臨想婚又不敢婚的窘境。
 
於是即使同婚通過之後,也有人仍選擇不婚。像小杜就有個交往十幾年的男朋友,但他們看到結婚後法律對權利的保障,但也清楚背後有許多對應的義務:「兩個人從此以後都會被綁在一起,對一些同志來說,好像有些壓力。」
 
其實大頭跟賈斯汀登記結婚的前幾天,也曾經卻步想要悔婚,他問自己,真的要和這個人相守一輩子嗎?還為此跟賈斯汀大吵一架。「但我想要給他一個完整的家。」大頭堅定地看著鏡頭,說出這句話。
 
1621762983x.jpg
家庭觀念保守的大頭,曾經一度想要「逃婚」。(取自賈斯汀臉書)
 

酷兒別怕 淺談同志社運下一步

同婚、性平教育一路走來33年,終於跨出最後一哩路。不過談到同志社會運動未來的方向,小杜認為雖然同志漸漸地擺脫汙名,但家庭、校園、和職場,都還有很多可以施力之處。例如學校教師如何協助同志學生、如何解釋多元家庭;跨性別者的友善空間、釐清社會大眾對愛滋病的誤解等等。
 
職場對同志或未婚者的不友善,曾在傳統產業任職的大頭特別有感觸。他常在職場中聽到同事取笑同性戀者,讓原本就是「深櫃」的他,更害怕被人發現性向。此外,還有一件特別的事:「我結婚以後,薪水比沒結婚以前多了2000元。」為什麼突然被加薪?他們推論可能是某些職場文化認為,婚後有了養家壓力,可能會更穩定不易跳槽,所以老闆相對也比較「敢給」。
 
但怎麼瞞過另一半是同性別的問題?大頭笑著說,他為了不讓公司知道他和同性結婚,特別申請英文版的結婚證明。
 
其實像大頭和賈斯汀一樣,對自己性向曾經感到困惑的人不在少數。LGBTQ裡頭,Q是Queer的縮寫,又稱做酷兒。泛指一切非異性戀、非順性別者,但它同時也可以是Questioning的簡稱,也就是對自己性向感到困惑的人。
 
「我們不會去幫他(對性向疑惑者)決定,或跟他說『你就是什麼』,而是好好去聽他發生什麼事,在過程中他的想法或他感覺是什麼。感覺這件事情,是不會騙人的。」小杜分享自己陪伴正在探索性向民眾的例子。
 
小杜認為,人的一生很長,無須急著為自己下定義,只要仔細聆聽內心的聲音,理解、並接受自己的狀態。「如果說能夠找到身邊有非常信任的朋友,或是親人可以去談這件事情的話,我覺得會是一個很大的支持力量。」
 
行政院2020年公布的《性別平等觀念電話民意調查》明確指出,民眾對同性戀及跨性別者的友善程度,成長比例的幅度明顯,但可進步空間與未來挑戰也很大——有近3成受訪者認為同性戀是一種疾病;有4成受訪民眾,不同意國小階段該讓孩子學習正確的同性戀及跨性別者相關知識。另外,跨性別者在學校或職場的環境,也都有進步空間。性平教育也存地方差異。
 
全面落實性平,還待全民一起努力。
 
同婚合法兩週年》誰說公主只能配王子? 專訪全台首對同性伴侶

九合一選舉指南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