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重創印尼 失業民眾當街頭藝人謀生

疫情衝擊全球經濟,讓印尼的交通運輸和觀光產業受到的嚴重衝擊,從1998年以來,首次出現年度經濟萎縮狀況。為了求生,許多民眾將自己身上塗滿銀漆,上街表演賺去生活費,但卻因為違反法律,遭到員警加強取締、逮捕。

中午過後,印尼首都雅加達的街道上,出現了許多用銀色水漆塗滿全身的藝術表演者,隨著小提琴的樂聲在馬路中間表演起來,並在結束後收取小費。
 
受到疫情影響,印尼的交通運輸和觀光產業受到的嚴重衝擊,從1998年以來,首次出現年度經濟萎縮狀況。為了求生,許多民眾想到了都市中的街頭藝人,因此將成衣用的便宜銀色顏料,混合食用油塗在自己身上,上街演出。

今年31歲的戴帝穆罕默德,原本是客運的司機,但受到疫情影響失業,最後選擇走上銀人表演的路,賺取養家的生活費。

印尼銀人表演者戴帝穆罕默德說:「今天賺了1萬5千印尼盾,能繼續生活下去,太感謝神明了,這並不是我所期望的工作,只是為了賺取收入,非常辛苦的,在日曬這麼強烈的天下要赤足表演,非常的燙。」

只是這些表演者忙碌一整天後,能賺取的小費約100元左右的台幣,連雅加達當地一天的平均薪資都不及。加上各大媒體開始報導銀人之後,失業民眾上街表演的人開始暴增,成了疫情下最受到關注的族群之一。另外,因為馬路上表演行為屬於商業模式,觸犯到當地的交通法,成了各地員警取締、逮捕的目標。

這些被迫走上街頭的民眾中,還包含帶著小孩一起表演的媽媽跟奶奶們,因為沒錢生活,只好鋌而走險。

印尼銀人表演者說:「因為我連孫子的奶粉錢都付不起,這就是現實,如果我們不做些什麼,就活不下去了。」

只是警方的取締,讓這些銀人開始選擇避開員警上班時間,改到夜晚出來表演,對許多失業者來說,用這方式賺錢非常迫不得已。加上每次洗去銀漆,都必須先使用清潔劑,洗掉身上的銀色漆漬,再使用肥皂二次清潔,影響身體健康,但這卻成了他們在疫情中唯一的生存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