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台灣》有錢看病、沒錢等死 藥籤曾為救命稻草 | 公視新聞網 PNN

看見台灣》有錢看病、沒錢等死 藥籤曾為救命稻草

編按:本系列文章共有三篇,旨在介紹台灣民間信仰文化,而非推崇求籤治病,身體不適請立刻就醫,勿聽信偏方。

 1618826561z.png

改編自作家林立青作品的電視劇《做工的人》裡頭,薛仕凌飾演的阿全用詼諧的語氣說:「用錢來砸我,醫生遠離我」,與之相對,卻是李銘順飾演的阿祈滿身病痛,卻又擔心住院失去收入,又得付醫療費的窘境。這段劇情雖是在現代社會,但用來凸顯藥籤在先民生活中的重要性,再適合不過。
 
即使日治時代日本政府為台灣引進西方醫學,但醫師少、診資貴,1930年代公學校教師月薪約15圓(一圓等於100錢),大人看診一日份藥錢就高達30、40錢,一劑針劑要價8圓,對比當時一升蓬萊米只要25錢,一天的藥費可抵一家四口兩天飯錢,還不保證痊癒,高額診資根本不是常民可以負擔的價格。
 
被日本當局打壓、斥為落後的漢醫(日治時期稱法)藥行,或透過向神佛求籤獲得處方,成為民眾生病時的首選,不僅治病,「神明認證的藥方」也讓患者獲得心靈慰藉,「神蹟現人間」也真的被書寫紀載。
 
1618823273j.png
 
朝天宮祭祀組組長紀仁智翻起《北港媽祖顯聖錄》,書中記載數篇媽祖賜藥籤的傳奇故事:家住高雄阿蓮的王同令因為家庭環境不佳,身兼數職卻積勞成疾,左腿疼痛不堪、行動困難,上下床都需要家人攙扶,求遍全台中西醫,花了數萬元都未見起色,某天趁著到北港朝天宮進香,向媽祖求得一紙藥籤,用一帖當時只要新台幣3元的藥方,服用一週後腳痛隨即痊癒,此後未再發作。
 
北港朝天宮是台灣中南部媽祖信仰的一大重鎮,當地靠海易受風沙吹拂,民國24年的《北港鎮志》記載,當地每100人裡就有50人罹患眼疾,因此朝天宮的藥籤除了大人、小兒以外,還有眼科。如朝天宮眼科第83號籤裡,用蛋清、川連、朱黃、冰片共為末,有清熱解毒、透散風熱、明目的效果。
 
不過如今媽祖駕前的藥籤桶顯得乏人問津,連一旁的籤紙也蒙塵泛黃。到底朝天宮的藥籤怎麼來的,早已不可考。紀仁智提出一個有趣的經驗:「我去了傳說樹璧和尚(朝天宮開山住持)的故鄉中國福建莆田的仙遊縣,有人傳說藥籤是從當地的一間中藥行裡面傳出來的。」畢竟樹璧和尚不懂醫,無法憑空「生出」藥籤。不過數百年過去,藥籤依舊,物是人非。
 
紀仁智提到,隨著全民健保、醫藥普及之後,越來越少人到朝天宮求藥籤,連他都忘記自己上次求藥籤是多久以前,他也建議信眾生病應先去接受檢查、治療,「藥籤只是媽祖的一種保庇啦。」
 
1618822526s.jpg
 

1618826561r.png

雖說中藥行與藥籤是先民資源匱乏時求醫的一種管道,但草藥與民間偏方到底能不能治病,還是得打上一個問號。台灣文學作家楊逵的作品《無醫村》裡,就以一位病患病了40天只吃草、樹根止瀉,最終病重而死當作開場。字字句句反映當時窮人生病的處境。
 
「她指著一個角落,我回頭一看,果然有很多草囉,樹根囉,堆得很高。我拿起一根在手裏,只嗅出發霉的氣味,到底是什麼樹根卻認不出來。」
「這是什麼藥?」
「說是止瀉藥。」
「吃這個就不瀉肚了嗎?」
 
「聽了這些話,似乎是患了傷寒。但是她這麼濫用民間藥草,卻使我覺得很可怕。現在我才知道所謂民間療法是瀉肚就給止瀉,發燒就給退熱,肚子痛就用銅錢沾水來刮背以麻痹神經。」
 
楊逵在《無醫村》裡寫道,他認為必須把民間草藥集中起來,加以分析,詳加註明其適應症與使用方法。
 
民國80年代,有兩人服用含2錢八角蓮的藥籤後中毒身亡,衛生部隨即普查全台藥籤,並行文內政部要求所有寺廟加註警語。根據調查,全台共有三百多種不同的藥籤,部分籤方含有劇毒的牽牛花、蔓陀蘿等藥材,也常出現麝香、熊膽、虎骨等保育類動物製成。
 
兩條人命與政府的緊迫盯人,讓許多寺廟選擇將藥籤桶收起來,不再讓信徒抽取,更有甚者,一把火將藥籤筒「化掉」,藥籤文化也自此逐漸沒落、凋零。

相關新聞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