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港最多時高達239處 受漁業資源減少影響、1/3面臨存續問題

從1950年代開始,政府陸續在各地興建和修繕漁港,漁港最多時,曾高達239處。但隨著海洋漁業資源減少,以及海岸環境變遷的影響,目前約有三分之一的漁港面臨存續問題。今天的「島嶼目擊」單元,就要來探討這難題。

目前台灣有兩百多座漁港,走訪各地漁港,發現有許多困境,有些港口經常性的淤積,淤沙清不完,漁船出不了港。

資深記者柯金源說:「第一次走到漁港的港灣裡面,現在漁船都擱淺了。」

有些漁港成為浪花的舞台,漁船難以停靠。

花蓮鹽寮漁民黃文璋表示,「風浪較大,整個浪都會拍到岸邊這邊來,所以我們勢必要把船拉到上面來(避風)。」

還有些港口長年空蕩蕩的,幾乎沒有漁船進出,甚至轉型作為其他用途。

資深記者柯金源說:「這是小琉球的大福(舊)漁港,因為它失去漁港功能之後,就被註銷了。而在地圖上呢,標示的是游泳池。」

早年政府為了推動漁業發展廣設漁港,但部分漁港興建選址的時候,缺乏整體環境規劃和評估,導致必須不斷投入大筆預算修繕。像是新北市和美漁港的擴建,就因為沒有考慮當地海流漂沙的特性,港口剛建好,就被沙子淤滿了,累計花費五千多萬元的整建經費,仍然無法改善。目前被列入低度使用的漁港,並且開放港區可以垂釣。

新北和美漁港釣客表示,「風浪不好時,魚會進來,本來規劃要停船的,哪有政府這麼好,做一個碼頭,做個漁港給你釣魚。」

而在台東的大武漁港,從1950年開始興建,後續修修補補的整建經費已超過了數十億元,還是無法徹底解決漂沙問題。現在只能靠持續清淤,勉強維持運作。

漁業署企劃組組長王清要說明,「洋流的關係,都會運一些沙子過來,加上建這個漁港的時候,產生突堤效應,造成南迴公路被掏空。公路局那邊就進行護岸,公路沒有問題了,結果大武漁港淤積更嚴重,幾乎是沒辦法,所以目前它的清淤就是只能兩台怪手在那邊撥,撥出一個航道出來,正常每一年,至少要1600萬清淤的費用。」

根據漁業署的統計資料,近70年來,補助全國漁港的興建修繕經費,加上各地方政府的配合款,粗估超過千億元以上,這還不包括每年上億元的漁港疏浚費用。
 
近年來,漁業資源減少,漁船數大幅下降,因此漁業署公告廢止20處已經沒有漁船設籍的漁港,另外62處低度利用的漁港,將不再補助相關經費,像是屏東的後灣漁港就是其中之一。

資深記者柯金源說:「我們目前在後灣海岸,它原來這個地形就有點像是半月型的海灣,就蓋了一個簡易的那個小漁港,因為這個外防波堤往這個海灣的中間延伸,導致了港嘴淤沙很嚴重,整個漁港的功能就下降了。2020年他們為了要改善缺失,就把外防波堤的那個消波塊吊離。」

漁業署企劃組組長王清要回應,「因為後灣漁港,其實它的穩定度不是很好,那個漁港其實船也不多。或許我們可以未來來講,是以這個海洋觀光休閒為基地,不要做過度的人工化,讓它漸漸恢復到天然海岸,然後也可以讓它釋出來給我們的海洋休憩觀光來使用。」

曾經我家門前有漁港是漁民們的期盼,也是政治人物拚選票,政府重視漁業的政策指標。經過大自然的檢驗,目前約有三分之一面臨存續問題,也成為海岸環境變遷的活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