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天然氣接收站工程 引藻礁保育爭議 | 公視新聞網 PNN

第三天然氣接收站工程 引藻礁保育爭議

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工程,引發藻礁保育爭議,但其實在1998年,公視就曾經利用空拍影像,記錄這片自然地景。這20多年以來,有不同的開發工程接連在這裡進行,而這回又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呢?當生態保育和能源轉型出現衝突,又該如何取捨,我們經由島嶼目擊,來深入探討。

來到桃園海岸,這裡有著台灣面積最大、發育最完整的藻礁生態地景,估計要7600年的累積才能形成,退潮期間,可以觀察到魚蝦貝類等潮間帶生物,這裡還有一級保育類柴山多杯孔珊瑚。

資深記者柯金源表示,「在1998年,我第一次記錄桃園藻礁的時候,是從空中鳥瞰,當時整個地景是相當的壯闊,令人驚艷。那海洋學者也是在當年,才解開藻礁的身世之謎,但是近二十年來,它面臨了許多的環境挑戰。」

2001年,觀塘工業區以及工業港開發計畫正式動工,約5公頃的藻礁被當作填海造陸的基底。隔年,台電大潭火力發電廠的進出水口工程,也直接在藻礁區開挖,後續還產生了突堤效應,導致部分藻礁被淤沙覆蓋掩埋。

到了2007年,中油公司在進行天然氣海底輸送管線工程時,部分藻礁區又被開腸破肚,2019年11月,高度爭議的第三天然氣接收專用港也開始施工。

中油發言人張瑞宗表示,「港區的開發面積大概是900公頃,這個就是外擴防波堤,碼頭區這一塊有21頃,這是我們唯一增加的一小塊,並不會對藻礁的生態產生影響。」

但中研院生物多樣性中心研究員陳昭倫認為,「藻礁的分布是連續的,往水下大概延伸大概水深到5公尺到10公尺的範圍之內,可是他沒有講的是,當這個很大的人工建物,在這個地方蓋出去以後,所引起後續的整個突堤效應,有可能毀了目前在這5公里裡面所有可能的這些藻礁生態系。」

2020年5月,海保署在藻礁生態環境變遷的調查中,發現靠近工程現場的部分藻礁,已出現沙埋現象。

中研院生物多樣性中心研究員陳昭倫指出,「比較靠中低潮位的這些藻礁,也是藻礁目前發育比較好的地方,這個東西都會因為這工程的影響,或多或少都會造成所謂的漂沙作用。」

中油發言人張瑞宗則回應,「它那邊本來就有很多海沙的覆蓋,如果確實是因為我們這個工程的執行,會產生它的漂沙的情況,我們一定會採取一些因應對策。」

學者在環評期間,曾提出替代方案,希望找到雙贏之道。

中研院生物多樣性中心研究員鄭明修說:「經過專家的評估,台北港是非常好的。第一個腹地大,你只要接管線過來就好,最主要是它的天氣,適合船可以進來的天氣也多,當然最重要的是我們再不用破壞生態。」

中油發言人張瑞宗表示,「最關鍵的一個因素是台電大潭電廠,它的用氣需求是民國111年年底它就要用氣,以台北港來講,要到民國122年台北港才能夠蓋得起來。」

民間團體發起搶救藻礁公投,目前進入第二階段公民連署的尾聲,期盼透過公民參與,具體影響公共決策。

珍愛藻礁公投領銜人潘忠政強調,「我們就決定用公投的方式,來翻轉藻礁的命運,全國人共同來思考,來討論這個問題的話,它會是一個很好的公民教育的過程,不管成或是敗,絕對有助於將來政策的改變。」

學術界提出桃園大潭藻礁具有生物多樣性的價值,當生態保育和能源轉型出現衝突的時候,需要更多的溝通,以及前瞻的規劃。

相關新聞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