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齡社會照服難題 須仰賴各方伸出援手

隨人口快速老化,媒體上不時報導長照下的悲歌,然而,這些艱難處境若有助攻者出現,不但影響老人,甚至可以扭轉整個家庭處境。

在台中大里,有位長者因為中風無意識已經被當成植物人。職能治療師邱震翔說:「我喊阿嬤,阿嬤眼睛會有反應。」、「差不多一個月,我一直給他刺激一下,也和家人說應該怎樣做,兩個月後阿嬤狀況開始更好。」

一步步引導,按著老人的生活期待預備床邊活動。職能治療師邱震翔指出:「到現在,阿嬤會講話,會自己吃飯、會摺毛巾、會唱歌,也開始寫字。」後來老太太給邱震翔最高的謝意。

公職主管退休的照服員高方良,遇見年紀輕輕就不幸中風的英語老師。本是高風險家庭,高方良用耐心支持他們。英語教師馮小姐表示:「中風走路腳是直的,不是用彎的,膝蓋會彎,這一點剛好老師也有講到,復健老師也有看到,就開始教他用髖關節走路。」

除了基本生活照顧,也鼓勵他到教會教英語,產生動機和成就感。英語教師馮小姐說:「Congratulation,這是恭喜,我要恭喜你們,因為你們都很認真,我們有討論過,我希望他們開學之後我還可以繼續協助他們,所以我就專攻在文法上面。」清水社區國中生認為:「我們上這課跟補習班老師或者和學校老師不一樣,妳比較用玩的,他們是用操的。」

高方良與牧師合作,扭轉這個家庭的命運。老人失能失智失語,已經兩年不曾講話沒有表情。一家人非常孤單。

居家護理師張淑蘭表示:「這個過程有的是很快,有的需要一些時間,他們的生活怎麼去被關心,去被滿足,在蘭嶼,疾病跟死亡都是屬於惡靈,所以其實當我們知道有這樣的癌末回到家鄉的時候,其實除了親友去探訪,通常不會有別的人固定去探訪他。」

居家護理師張淑蘭服務護理項目只有處理便秘。用音樂陪伴。老人有了反應。

居家護理師張淑蘭分享道:「我也沒有辦法當下可以給予什麼,所以我就那時候,就讓他的太太跟他的小孩他們把手牽在一起,因為我想他們是連結他們是一個家庭,一個生命的共同體,我覺得透過肢體這樣子的連結,他會有感受到的,失智不代表他失去感覺,所以音樂對他來講他還是有,還是感受到裡面的那個,就是安慰。」

照顧者沒有把衰弱者當成一無所有,而是如同蠟燭,只要打火機用對,亮光就可以發生。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