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歷史紀錄陰霾 日全民接種疫苗有障礙

日本疫情持續升溫,儘管日本政府訂購了將近三億劑的疫苗,力拼東京奧運前完成全民接種。但過去日本因為強制施打疫苗後,接種者出現嚴重不良反應,讓民眾對打疫苗興趣缺缺。因此要如何取得民眾對新冠疫苗的信任,成了當前必須克服的障礙。

新冠病毒在全球肆虐,英國、美國,從12月中旬開始陸續施打「輝瑞」疫苗。
 
疫情持續升溫的日本,為了讓明年7月的東京奧運能順利舉辦,早在12月初前就已經談妥「輝瑞」、「莫德納」,以及「牛津大學」與「阿斯特捷利康」藥廠合作的疫苗等,總計約2億9千萬劑疫苗,提供給全體國民施打。但民眾卻對疫苗,無法信任。

日本過去在二戰後,民眾陷入貧窮、營養不良的生活,美軍為了遏止傳染病蔓延,強制日本民眾接種疫苗,還圍捕不願施打的人。儘管制度挽救了許多生命,但也發生括施打「白喉疫苗」出問題,導致68名嬰兒死亡。

1993年,日本政府推動MMR「麻疹腮腺炎德國麻疹混合疫苗」施打,接種的民眾卻引發腦膜炎的狀況,導致重大國賠。為此,當局在1994年修法,不再強制施打,而是改用「強烈建議」的方式,請求民眾施打。

MMR疫苗受害者父親上野秀雄說:「因為無法拒絕醫師勸導,表示原本要施打3次,(MMR)1次就解決了,就(讓女兒)接種了MMR疫苗,女兒在接種後14天,就引發重症腦膜炎。」

此外,還有2013年HPV「人類乳突病毒疫苗」實施後,有部分青少女出現肌肉痠痛、睡眠障礙等後遺症爭議,也讓日本政府放棄建議施打政策,導致HPV的接種率在今年4月,從70%下滑到不到1%。但也讓2萬多人在沒施打疫苗下,罹患子宮頸癌,其中有5000多人還因此死亡。

除了不信任,還有對藥物療效的擔憂。2003年,日本政府在沒有經過國民最後試驗階段,就批准了使用「類風溼性關節炎藥物」來氟米特,結果造成22人罹患「間質性肺炎」,還有9人因此死亡。原因就在於國外使用的劑量,對日本人體質來說太高,因此造成日本民眾也對國外藥物的藥效,出現質疑。

布里斯托大學病理學教授強納森說:「因此(施打疫苗)讓每100名患者中,就有8名透過皮質類固醇治療獲救,還有另一種思考方式,就是可使死亡風險降低20%。」

目前,美國「輝瑞」藥廠,跟英國「阿斯特捷利康」藥廠,已經在日本進行小規模的「新冠疫苗」臨床試驗。儘管「輝瑞」藥廠已經在18日,向日本當局申請使用疫苗的授權,但仍需完成最終的臨床試驗,預計最快在明年2月才會通過申請,並著手實施疫苗接種。

面對民眾不信任疫苗的狀況,日本國會通過了「預防接種法」的修正案,由政府負擔接種費用,並承諾如果出現嚴重後遺症,政府也會支付後續醫療費用、傷殘津貼等;只是根據日本制定的計畫,是要在6月底前完成全民接種,要如何短期內獲得全民信任,可能仍是要克服的障礙。
 
1609116433o.jpg日本民眾對打疫苗興趣缺缺,要如何取得民眾對新冠疫苗的信任,成為政府當前必須克服的障礙。(圖/美聯社)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