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興亞人偷渡大馬謀新生 慘遭人蛇虐待

從緬甸逃往孟加拉難民營的羅興亞族人,不堪難民營裡的惡劣生活,大多想前往馬來西亞展開新生,這也給了人蛇集團介入機會。上了偷渡船的羅興亞族人,往往在海上慘遭人蛇集團成員虐待毆打,許多人命喪大海,也有人是付了錢卻又回到原點,這些悲劇的背後,隱藏著一個冷血貪腐的犯罪網絡。

破舊的漁船上,擠滿準備偷渡到馬來西亞尋求新生的羅興亞族人,這些羅興亞人透過已逃往大馬的家人,平均匯款約6萬台幣給人蛇集團,收到錢後集團成員就會前往孟加拉的考克斯巴札爾難民營接人上船。今年初也曾上過船的19歲羅興亞青年哈山,回想起當時船上的恐怖經驗依舊心有餘悸。

羅興亞族人哈山表示,「船上只要有人往生,人蛇成員就會過來摸一下脈搏,一旦確定死亡,就會把大體扔下海。如果我們看到有人快死了,就會對人蛇集團的人大叫,他們會帶著棍子跟皮帶到甲板底層,開始毆打我們。」

孟加拉的考克斯巴札爾納民營是目前全球最擁擠的難民營,收容數十萬逃離緬甸迫害的羅興亞人。2017年緬甸若開邦大屠殺後,逃往難民營的人數暴增,營區內生活惡劣,許多羅興亞族人希望到馬來西亞打工賺錢展開新生,也讓人蛇趁虛而入。已逃往大馬開始謀生的羅興亞族人哈米德,把錢匯給人蛇集團,希望能把還難民營裡的妻子接來大馬一起生活,但錢被吞了,他們結婚三年至今還沒見到面。

羅興亞族人哈米德表示,「我匯款讓她搭船過來的錢已經沒了,現在我要賺更多錢,要存起來,一旦我存夠錢還要把她帶來馬來西亞。」

法新社深入調查,今年已有數百名羅興亞族人透過人蛇集團安排,搭船前往印尼跟馬來西亞,而這幕後牽涉到羅興亞族人受族人幫派威脅,投入人口販運、販毒,以及印尼、馬來西亞人蛇組織、甚至當地不肖員警的貪腐結構。儘管孟加拉當局在難民營周邊加強戒備,但成效有限。

人權基金會研究員迪汪塔拉表示,「這些人口販運集團透過細胞方式獨立運作,舉例,如果其中一個細胞被破獲,其他細胞或組織不必然會被暴露,而這些組織的源頭在大馬,因為大部分的人都想去大馬。」

至今在馬國的羅興亞人,每月最多只能賺1萬多台幣,還要躲避或賄賂執法人員,因此只能在社會底層求生存。而遠在難民營內的羅興亞族人,只能無奈跟人蛇集團維持某種共生關係,保留一絲逃離難民營的希望,羅興亞族人的命運悲歌,還將繼續上演。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