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麥隆孩童非法冒險淘金 教育權利、身體狀況受損

非洲中西部的喀麥隆,當地擁有豐富的金礦,許多居民都是靠淘金維生;但其中也有不少是非法童工,年紀小的甚至不到五歲。他們除了沒有上學的機會,而且每天都在充滿風險的有毒髒水裡面徒手淘金。

小小身軀拿著籃子努力搖晃,把砂石篩掉,全身沾滿泥巴也毫不在意。這裡是喀麥隆的東部區,當地因豐富金礦而有「黃金國」之稱,許多居民靠淘金維生,包括不滿5歲的孩童。

童工在喀麥隆不合法,但東部區幾乎人人默許。孩童在應該上學的年紀,整天待在遭汞汙染的髒水中徒手淘金,因為不做就沒飯吃。14歲的露絲就是其中一個,她跟另一名少年合作,每天在7公尺深的洞穴裡挖金子。

喀麥隆童工露絲說:「我從來沒上過學,因為我爸媽負擔不起,這就是為什麼我從小就要淘金,來貼補家用。我知道礦井多危險,像是裡面有瓦斯,也可能隨時崩塌;我也會在髒水中感染疥瘡、腦膜炎或其他疾病,但我別無選擇。」

淘出來的砂金,露絲會拿到黑市去賣。但她沒有議價的權利,只能任憑收購商開價。

喀麥隆黑市黃金收購者表示,「通常一克的價格是30歐元,或27歐元,或38歐元;但我們只會給孩子一克15歐元,看情況給,因為他們不能討價還價。」

童工淘金高風險、低報酬,露絲的爸媽不是不知道,但同樣礦工出身的他們,認為小孩接手理所當然。

反童工人士湯瑪斯認為,「父母傾向把就學年齡的年輕女孩送到礦坑,而不是學校,所以我們NGO的職責就是教育他們,停止這種作法並擔起責任,因為教育是孩童的基本權利。」

反童工人士發現孩童能不能上學,取決於父母。而說服這些家長的方式,光用講的沒用,要讓他們看到實際的例子。

學校主任艾瑞克說:「參加政府的教師培訓計畫,改變了我的人生。我在家鄉當教師,村民看到這點,許多人決定送孩子去上學。」

艾瑞克原本是礦工,後來改當老師,他用自身經驗告訴家長,教育真的可以改變一切,也順利讓百名孩童來上學。不過村裡目前還有上千個小孩留在礦坑,讓孩子回到學校這條路仍很漫長。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