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封鎖衝擊 小企業苦撐或轉型求生 | 公視新聞網 PNN

疫情封鎖衝擊 小企業苦撐或轉型求生

受到封城影響,各國經濟都面臨嚴重打擊,特別是小商家們,有人苦撐、有人拚轉型,希望能突破困境生存下來。

希臘的「雅典衛城」街區中,人潮三三兩兩,斯庫馬斯在當地的「威庫街」經營著一家咖啡店。因為疫情,咖啡店曾經關閉了2個月多,直到5月下旬才重新開張。

希臘咖啡店業者斯庫馬斯說:「重新開張第一天,像大多數專業人士一樣,因為不確定會發生什麼,肯定有不安全感。無論是對於客戶,還是對我們作為專業人士而言。」

這不是斯庫馬斯第一次面臨營業危機,5年多前,希臘出現國債危機時,他選擇在這個遭到經濟重創的街區開咖啡店;隨著歐債危機過去,遊客增加、短期租賃市場的擴張,帶動商機,讓這裡人潮絡繹不絕。
 
不過今年初新冠病毒爆發,店鋪無法營業,錯過最佳的營業季節─春季跟復活節的商機。即使現在重新開張,也因為採取防疫措施,只開放戶外餐桌,讓生意一落千丈,只能期待夏季消費潮復甦。

同樣遇到經營困難的,還有紐約的南亞服飾店。千德時卡經營的印度服飾店,座落在紐約市的傑克遜高地街區的第74街,在疫情升溫後被迫停業,直到紐約第2階段放寬限制後,才恢復營業。

紐約印度服飾店業者哈什瓊說:「現在看起來很正常,我們將恢復營業,但我不確定消費者是否會出門,因為傑克遜高地常上新聞,您一定已經聽說過,這裡是新冠病毒中心。」

雖然店鋪重新開業,但現實很殘酷,第一天只有4位客戶,營業額200美元,比起一個月的店舖租金6000美元,加上人事、水電費用,可以說是入不敷出,讓服飾業者們無法樂觀看待未來。

在黎巴嫩,當地的企業家阿塔亞,同時擁有麵包店、比薩餐廳跟花店等,但疫情期間,政府卻只允許讓麵包店營業。

黎巴嫩企業家阿塔亞表示,「我們損失這3個月的所有收入,對餐廳來說,要恢復業績很難,因為如果失去1天的收入,必須多花1星期的時間,來重新回到(以前的)狀態。」

為了增加收入,阿塔亞將腦筋動到他的其他店舖生意上,將麵包店改成多角發展,同時兼賣新鮮麵食,也出售鮮花,維持自己的花店業績。另外,也跟房東協商減少店租,並且在美國制裁敘利亞政府的「凱撒法案」生效後,與部份只收美元的供應商切斷往來,期盼在經濟跟政治的夾擊下生存下來。

至於在日本東京的小花店,面對疫情,則是選擇縮短營業時間,苦撐下來。因為實施居家限制,花店的主要客戶─餐廳跟商場,瞬間歸零;但用花卉來轉換居家心情的個人消費者,卻逐漸增加。

日花店業者平野慎一郎說:「像是在家遠距工作的人們,待在家期間,會想用花來裝飾房間,就會來花店,光是看著花就能稍微感覺心情被療癒了。」

儘管目前已經全面解禁,但花店營業額依舊減少了2成,讓業者也只能再想其他辦法,增加收入,維持店舖營生。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