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有成、高教師資 外籍生多選續留台灣

因為疫情影響 ,台灣的高等和國際教育在招生和教學方面都發生改變。有不少外籍生認為台灣防疫有成,而且因為航班減少,所以留在台灣。至於對本國籍學生來說,則是增加和外籍學生的互動機會。但有學者認為,本國生也面臨語文能力還有國際觀不足的更大挑戰。

學期就快結束,來自各國的外籍生聚在一堂,分享在台灣的生活。

交了台灣女友,來自日本的濱田說,除了喜歡台灣的學習環境,也和其他外籍生感覺一樣,疫情在自己的國家依然嚴峻,留在台灣卻多了一份安心。

亞洲大學日籍學生濱田櫻大朗表示,「要保持『角色』(口誤)……『社交距離』,對對,對不起,我講錯了。所以我覺得讓其他民眾或是外籍生 (在台灣)很安心。」

亞洲大學泰籍學生Panita Chaiyapruk表示,「在搭巴士前,他們會先對我量體溫,每件東西都井然有序,也許我待在這兒(台灣)會比回泰國安全。」

全球疫情仍然緊繃,台灣卻提早進入後疫情時代,也開啟留學台灣的新趨勢。以台中霧峰的亞洲大學來說,2019年有839位學生出國,而進來國內的有25國753位外籍生。但在2020年2月爆發疫情,台灣邊境啟動管制後,有200多位外籍學生無法回到校內繼續念書,比往年多了2-3成。而每年透過八種途徑出國學習或擔任交換生的有一千多人,暫停國際交流的就有九成。

亞洲大學印度籍學生Mosiur Rahaman表示,「(在台灣)很多事情很快速的轉進AI科技,這驅使我在課業上要更努力。」

亞洲大學國際學院院長陳英輝表示,「兩個學校締結的姊妹校,(疫情期間)可以透過網路一切就完成(線上課程或交流),所以我認為這整個疫情,真的會讓所謂虛擬和實體,兩個混成變成一個(教學的)新常態。」

亞洲大學國際學院分析,國際疫情未見趨緩,加上境管持續,就算暑假結束,外籍生還是未必能回校上課。但也開啟線上教學時代,未來更將成為常態。而沒能回國的外籍生,大學生可以留在校內,碩博士班的則繼續完成實驗或專案。除了因為疫情選擇留在台灣,台灣高教重實務,也成為外籍生誘因。

朝陽科大博士班學生Narayan Dhital說,「(在我國)沒有很多很好的實驗室,但是在台灣,在朝陽科大,有很多完備的實驗室,這是我覺得在台灣學習的好處。」

朝陽科大應化系主任錢偉鈞認為,「他們(外籍生)覺得在這邊不只是來念一個學位,而在過程中,可以有些新的實際的體驗。」

面臨少子化的台灣高教環境,在疫情考驗中似乎得到紓緩。包括亞洲大學和朝陽科大,今年九月外籍學生的入學申請量都提升兩成左右。雖然開學後是否真能進到學校就讀,還得看邊境是否開放,而國內高教國際化的經驗,也成為彌補招生不足的契機,並吸引國內人才留下。

錢偉鈞表示,「他們絕對是下一階段台灣高等教育以及研究的生力軍,而且他們帶進來的是完全不同的文化背景,或是不同的視野。」

陳英輝認為,「對於原來不把台灣當成是他深造的大學生,跑到美國去、跑到歐洲去,我相信這個疫情會讓這些大學生留在台灣。」

後疫情時代,台灣雖然有培育境外人才的機會,但受限法規,外籍生畢業後得先找到工作,申請到工作簽證,才有留在台灣的可能。學者指出,除了應該思考境外人才如何留住,本地學生在高教環境更國際化的同時,也面臨如何加強語言和國際觀的考驗。


 

九合一選戰解析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