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國安委」首次會議 國安法細則今晨生效

根據港版國安法成立的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昨天在香港舉行首次會議。港府在昨晚發布新聞稿指出,實施細則在今天生效,賦予國安警察七大權力:包括特殊情況下,可在無搜索令情況下蒐證,並且可凍結、沒收可疑財產等。其中第5項細則規定,可向外國及台灣政治性組織,及其代理人要求提供涉港活動資料,違者將罰款判刑。

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全體10名成員,包括主席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以及北京政府指派的國家安全事務顧問,中聯辦主任駱惠寧都在這張合照當中。6日舉行的首次會議後,港府晚間8點多發布新聞稿指出,港版國安法實施細則,將在7日凌晨0點生效。

細則中列出國安警察的七大權力,包括特殊情況下,可在無搜索令情況下蒐證;並且可凍結、沒收可疑財產。警務處長可在合理懷疑下,移除危害國家安全的電子訊息等,大幅限縮港人的人身和通訊自由。

值得關注的是,其中第5項細則規定,港府可向外國及台灣政治性組織,及其代理人要求提供涉港活動資料。如果未按要求者,可判罰款10萬港幣,約台幣38萬元,以及監禁六個月。

其實在國安法上路後,港府港府宣布包括香港獨立,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口號或標語,都可能觸法被捕。不少民眾表達抗議方式,改變成「舉白紙」。抗議的人數雖然不多,但很快就引起港警前來關切,並拉起封鎖線,搜查示威者的隨身物品。美國駐港澳總領事史墨客,認為國安法侵害人民自由,是個悲劇。美國駐港澳總領事史墨客表示,「以港版國安法侵蝕香港市民的基本自由,及製造自我審查氣氛,對香港來說是一個悲劇。」

至於因為去年621包圍警總事件,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和前成員周庭等人,6日出庭應訊。周庭承認兩項罪名,但黃之鋒對相關指控不認罪。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說:「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成為禁語,我們都不知道北京的紅線,港府的定義如何搬龍門?未來是不是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都不能喊出來,甚至連香港人加油都會被定義為港獨的延伸,一切都難以預期。」

而先前騎機車衝撞港警的23歲男子,是首起涉及違反港版國安法的被告。6日在港警戒護下坐輪椅出庭應訊,法官最後裁示,拒絕保釋申請並還押。

此外,解放軍駐港部隊6日發布宣傳短片,恫嚇意味十足。港版國安法生效,香港警務處長鄧炳強認為,港版國安法在香港已發揮震懾力量,也提出警告,港獨主張很危險,並要大家不要使用暴力。
 
(09:00am更新)
 
港府昨晚發布的新聞稿,詳情節錄如下: 

1、為搜證而搜查有關地方
有關細則參照多條現行法例中有關特殊情況下容許緊急搜查的條文,包括《火器及彈藥條例》(第238章)及《進出口條例》(第60章)等。為偵查危害國家安全罪行,警務人員可向裁判官申請手令進入和搜查有關地方進行搜證。在特殊情況(如緊急情況)下,助理處長級或以上警務人員可授權其人員在無手令的情況下,進入有關地方搜證。 

2、限制受調查的人離開香港
參照現行《防止賄賂條例》(第201章)限制受調查人離境的條文,細則授權警務人員可向裁判官申請手令,要求懷疑犯了該等危害國家安全罪行而受調查的人交出旅行證件,並限制其離開香港,以免部分涉案人士潛逃海外。交出旅行證件的人,可以書面向警務處處長或裁判官申請發還該旅行證件及批准離開香港。 

3、凍結、限制、沒收及充公與危害國家安全罪行相關財產
有關安排參考現行《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第455章)及《聯合國(反恐怖主義措施)條例》(第575章)相關權力和規定。保安局局長如有合理理由懷疑某財產是危害國家安全罪行相關財產,可藉書面通知作出指示,任何人不得處理該財產。而原訟法庭可在律政司司長的申請下,命令將罪行相關財產充公。任何人如知悉或懷疑任何財產是危害國家安全罪行相關財產,亦有責任在切實可行的情況下盡快向警方披露,以及不得向另一人披露任何相當可能損害或會因應上述的披露而進行的任何調查的資料。律政司司長亦可向原訟法庭申請限制令或押記令,禁止任何人處理任何可變現財產,或指明可變現財產作為押記以擔保向政府繳付款項的命令,並可向法庭申請沒收危害國家安全罪行的犯罪得益,命令在訂定期間内妥為繳付追討款額。

4、移除危害國家安全的信息及要求協助
如警務處處長有合理理由懷疑在電子平台上發布的電子信息相當可能構成危害國家安全罪行或相當可能會導致危害國家安全罪行的發生,可在保安局局長批准下,授權指定的警務處人員要求有關發布人士、平台服務商、主機服務商及/或網路服務商移除危害國家安全的信息;限制或停止任何人接達該信息;或限制或停止任何人接達該平台或相關部分。但若所需的科技並非發布者或有關服務商合理可得,或有關服務商遵從有關要求有對第三方招致相當程度損失或損害第三方的權利的風險存在,則可為合理辯解。

若有關的信息發布人未即時合作,而有關資訊會繼續在網上嚴重影響公眾,警務人員可向裁判官申請手令檢取有關電子器材,並作出行動盡快移除該信息。有關人員亦可在指定情況向裁判官申請發出手令,授權警務人員,要求有關服務商按情況所需提供有關身分紀錄或解密協助。

5、向外國及台灣政治性組織及其代理人要求就涉港活動提供資料
警務處處長如合理地相信是防止及偵查危害國家安全罪行所需要的,可在保安局局長批准下,藉向某外國政治性組織或台灣政治性組織,或某外國代理人或台灣代理人,送達書面通知,規定該組識或代理人在指定期限內,按指定方式向警務處處長提交指明資料(包括在香港的活動及個人資料、資產、收入、收入來源及開支)。此細則參考了現有《社團條例》(第151章),社團事務主任可要求社團提供資料的條文。

6、進行截取通訊及秘密監察的授權申請
為有效防止和偵測危害國家安全罪行及保護涉及國家安全的資料的機密性,所有截取通訊及秘密監察行動的申請,須經行政長官批准;而進行侵擾程度較低的秘密監察行動,可向行政長官指定的首長級警務處人員申請。授權當局須確定秘密行動能符合「相稱性」和「必要性」的驗證標準,方可作出授權。根據《國安法》第四十三條,國安委對警務處採取規定的措施負有監督責任,而根據實行細則,行政長官可委任一名獨立人士,協助國安委履行上述的監督責任。此外,保安局局長亦發出《運作原則及指引》,為警務人員如何作出有關申請及行使權力提供運作原則及指引,規定警務處人員在執行有關職能時須予遵守。有關《運作原則及指引》會與《實施細則》同時刊憲。

7. 提供資料和提交物料
為協助偵查危害國家安全罪行,或干犯有關罪行而獲得的得益,律政司司長或警務人員可向法庭申請批准,要求有關人士在指定時限内回答問題,或提供或交出相關資料或物料。有關條文,參考現行《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第455章)及《聯合國(反恐怖主義措施)條例》(第575章)相關權力和規定。

為確保上述有關措施能有效實施,《實施細則》亦按需要訂定違反規定的相關罰則。舉例而言,若無合理辯解,如信息發布人未有遵從警方移除危害國家安全的信息要求,一經定罪,可被判罰款$100,000及監禁一年;如有服務商未有遵從移除或限制或停止任何人接達危害國家安全的信息或平台,或提供協助的要求,一經定罪,則可被判罰款$100,000及監禁六個月。此外,若外國及台灣政治性組織或外國及台灣代理人未有按要求向警方提供資料,除非可證明已經盡力或有非可能控制的原因,否則一經定罪,可被判罰款$100,000及監禁六個月;而若涉及提供虛假、不正確或不完整的資料,則可被判罰款$100,000及監禁兩年,但有理由相信有關資料是真實、正確及完整則屬合理辯解。至於其他的各項,有關的罪行及免責辯護(如有訂明)與所參考的現有法律條文大致相同。在合適的情況下提供辯解條文,可以為無法遵從要求的人提供合適的辯解理由。上述的實施細則符合《國安法》及《基本法》的規定,包括關於尊重和保障人權的規定。

1594081360h.jpg
(圖/美聯社)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