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精特例一開 引發道德法律爭議

因公殉職連長孫吉祥的未婚妻李幸育跪求取精,堅持為孫家留下血脈,在輿論壓力與行政院長謝長廷指示下,衛生署決定網開一面,先同意取精,下星期一再召開專案會議,討論是否可以受孕生子,不過法界認為,如果這個特例一開,勢必衝擊現有法規和醫學倫理,爭議將會更大 因公殉職的陸軍戰車連長孫吉祥,未婚妻李幸育希望能死後取精生子,原本衛生署堅持不合法,遲遲不鬆口,不過經過幾天奔走懇求,終於出現大逆轉,昨天傍晚,行政院長謝長廷,指示衛生署,基於人道立場,准許先取精,以免錯過黃金時機 孫吉祥死後取精特例一開,首先挑戰了人工生殖法草案第15條規定,受術夫妻的精子卵子,如果有一方已死亡,就不能使用,而目前人工生殖法還未立法通過,接下來如果李幸育要接受人工受孕,還會引發複雜的醫學倫理的爭議。而在此案中有關未婚女子的受孕權,因為李幸育和孫吉祥的婚約關係,還未經法律認證,李幸育在此情況下要受孕生子,更是困難重重。 事實上,類似取精生子的請求不只這一次,過去有死刑犯的妻子也曾提出申請,卻遭駁回,而這次衛生署如果以特例,許可了李幸育可以取精生子,勢必將衝擊現有法律的醫學倫理,社會價值觀,未來一旦有類似事件發生,是否全都比照辦理,標準又是如何,值得政府與社會深思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