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社調查1988漢城奧運福祉院醜聞

南韓當年為了辦1988年漢城奧運,號稱美化市容,強行把孤兒,流浪漢,送進各地福祉院,也就是收容機構,但實際上卻讓他們淪為奴工。當時釜山的兄弟之家福祉院,長期性侵、虐待,12年內葬送五百多人性命;根據美聯社調查,甚至還涉及跨國販嬰。

釜山兄弟之家受害者崔升友,連續守在首爾的國會前兩年多,以簡陋的帳棚為家,每天一早更新看板數字,記錄他已經堅持在這裡多少天,旁邊斑駁的大字報呼籲立法重新調查釜山兄弟之家黑幕,當年院長朴寅根以送養之名對海外販賣嬰兒,他也是見證者之一。

曾於釜山兄弟之家收容的崔升友說:「我也親眼看過,當朴院長帶外國人來參觀托兒所,之後都會有孩子不見。」

兄弟之家從1975年營運到1987年,橫跨朴正熙與全斗煥兩任獨裁者。當時政府推動特殊的福祉政策,要在1988漢城奧運會前,把所謂有礙市容的流浪漢,混混,身心障礙者都集中到收容所,美其名為福利照顧,事實上卻任由不肖業者虐待壓榨。兄弟之家創辦者朴寅根,一邊按人頭領政府補助金,一邊高壓奴役收容人做苦力,把工資全部A走。近年來更多官方文件曝光,顯示當年政府大量向外國送養貧窮孤兒,朴寅根透過販嬰再賺一手黑心錢。
 
1574391307k.jpg

崔升友說:「很多嬰兒都餓死。托兒所管理太差了,甚至連奶粉都沒有,這就是為什麼孩子這麼快消失。」

小時候在兄弟之家托兒所工作的50歲男子李在植,記得當時每月會寫一封信到北美洲,裡面都會附上托兒所孩子的照片,他跟許多同期的收容者,都相信消失的孩子,被賣到國外收養了。

曾是釜山兄弟之家收容者的李在植表示:「在嬰兒保育室看到60或80個嬰兒,然後有一天 其中三四十個會突然消失。當時我們會寫信,內容像是『我們已經收到您寄來的錢和禮物。請保持健康。』我現在認為兄弟之家暗中收取贊助。」

兄弟之家收容者一路增加到三四千人,成為全國36個收容所中最大的一個,期間枉死的冤魂超過五百人。直到1987年被檢察官金永元揭發才終止這段現代奴隸史,但當時院長朴寅根有司法高層包庇,最後只以貪汙罪判刑兩年半。

當年倖存的兄弟之家受害者多數未成年,因為太害怕而不敢出面指證,長大後他們組成扶助團體,2014年開始對外講述悲慘經歷,2018年終於獲得主流媒體重視,檢察總長文武一首次因為當年調查疏失,向受害者鞠躬致歉。

文武一去年11月時表示:「檢方當年沒有妥善的查清此不幸的事實,受害者們的痛苦沒有被發現,一直持續到現在。對此我深表歉意。」

遲來三十年的政府道歉並不夠,受害者希望把真相查個水落石出,當年的魔頭朴寅根在2016年過世,加上南韓2018年舉辦冬季奧運,都讓這起1988奧運前爆發的醜聞,再次受到關注.雖然證據已經老舊殘缺,14歲那年因為偷一塊麵包,被抓進兄弟之家,過了五年地獄生活的崔升友不放棄,要守候到國會立法重新調查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