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新住民涉倒會5千萬失聯

苗栗縣一名越南嫁來台灣的42歲女子朱姓新住民,利用同鄉信任的心理起會,但今年七、八月起五六十會,累積估五千萬元之後便失聯。不少新住民辛苦的血汗錢遭騙光,有些人要打官司,但有人卻擔心夫家責備,不敢聲張。

拿著海報,大聲控訴,不懂法律又求助無門的越南籍新住民,希望有人能幫幫她們。朱姓越南籍新住民已經失聯,她弟弟的美髮店前,擠了好幾十位的同鄉新住民,要討回他們的血汗錢。

受害者說:「 八月二十幾號,他(弟弟)載他姐姐去南部的,他現在說他沒有,他現在說他不知道他姐姐在哪裡。」

42歲的朱姓越南籍新住民,嫁到台灣將近二十年,經常以互助會名義,吸引同鄉標會,今年以來更是密集,但從七月開始,以家中遭小偷為由,開始無法正常付錢。受害新住民家屬說:「啊每次標會都在你家裡標,錢都交給你了耶。」

受害者發現,到今年八月底,朱姓越南籍新住民總共起了六十多個會,總金額粗估五千萬元。債權人表示:「她(朱女)五、六十個條(互助會)裡面,她(會員)一個人那個跟了就跟大概有一、二十條。」

受害民眾表示,朱姓越南籍新住民靠著標會的錢,把父親和弟弟都接到台灣定居,失聯前密集跟同鄉起會借錢,懷疑是惡意倒會。苗栗縣社會處指出,新住民信任同鄉,有時會輕忽證據保存。

苗栗縣社會處婦女及新住民事務科長徐桂媚指出:「證據的保全啊,就是譬如說她的(互助)會標會的單子或存摺啊,都要有妥善的保管這樣子。」

律師則是表示,可以組織自救會,透過強制命令的手段來求償。受害的新住民散居在頭份市、竹南鎮及造橋鄉,有些人不敢讓夫家知道,部分受害者已經向苗栗地方法院提告,但也只能核發民事支付命令,苗栗縣社會處提醒,這類地下經濟風險高,新住民對打著同鄉情誼的金錢往來,更要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