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部引「我們與惡的距離」 推修復式司法


「我們與惡的距離」探討加害人與受害者的掙扎處境,法務部今天也以這部戲為例,說明近8年來推動「修復式司法」的成果,有九百多件成功進入對話過程。但保護司強調,重點不是在案件數量,而是加害者與被害者家屬,透過對話重新修復的過程。

《我們與惡的距離》戲劇中,律師穿梭在加害人家屬與被害人家屬之間,希望促成對話,這幾幕讓人印象深刻。近幾年來,法務部也積極推動這樣的「修復式司法」,有別於傳統司法,強調用刑罰來處罰、報復加害者,而是以「被害人與加害者調解模式」,來修復雙方破裂的關係。

桃園地檢署修復促進者心理師 蔡佩純表示,「對那天發生什麼事情,你們應該很困惑,我說這是唯一有一個機會讓你知道,那一天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修復促進者,是促進加害人、被害人對話的重要角色,蔡佩純指出,一場肇事逃逸超過十年的案件,透過修復式司法,讓被害者家屬終於得到道歉賠償。而只要案件偵查、審判,甚至執行等階段,都能運用修復式司法,檢察官或法官會就協議和履行的情形,來自行衡酌是否列入偵查處分,或提供法院做量刑的參考。

法務部自101年推動修復式司法至今,總共1737件開案數、952件進入對話,最後有690件成功達成協議。

法務部保護司司長 黃玉垣表示,「先天上面其實兩個就是相對立的,所以能夠一開始大家願意一開始接受的時候,其實比例就不是很高,等到第一次座談的時候,可能被害人的家屬看到行為人來的態度或等等,他就拒絕再進一步來講。」

保護司表示,修復式司法的成果不在數量,而是幫助加害者與被害者對話的艱難修復過程。

中正大學法律系教授 盧映潔說,「這個修復促進者,他跟這個就是地檢署,他的一個關係是會比較密切。」法律學者盧映潔認為,台灣推動修復司法的時間不及國外久遠,「修復促進者」的角色,需要效法國外,能夠引進司法外部的專業團體,才有更獨立自主的空間。

1556712528u.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