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垮台18年 阿富汗性別平權獲進展

阿富汗在塔利班政權垮台後,女性地位才逐漸獲得改善,首都喀布爾的軍校,五年前開始培育女軍官,然而美國目前正和塔利班進行的和平談判,讓這些官校的女學生們憂心忡忡。

風雪再大,也得精實進行伏擊作戰演練,這群軍校生很難得。當中有73名女性,在伊斯蘭國家阿富汗,打破傳統性別框架,選擇入伍當兵。

喀布爾軍校生 納法茲古爾說:「我的丈夫離開了,所以我得獨立撫養兩歲的兒子,我為了我孩子的未來從軍,也是為我自己著想,領得到正常的薪水,也讓這個國家變得更安全。」

保家衛國的正當性,讓女性得以從軍;未來當軍官,對改善家計也有幫助,還能進一步提升社會地位。畢竟在多數穆斯林國家,女性如果沒有男性家屬同意,不能工作、不能結婚,甚至連接受治療、出個家門都不行。所以像這樣在首都喀布爾的軍校,不分性別一起操課,很特別。

這支女性分隊,五年前成立,至今培訓出215名女軍官,絕大多數下部隊擔任行政官;但也有人想到前線作戰單位,證明自己的實力,沒有比較差。

喀布爾軍校生 扎哈拉說:「我加入軍隊因為我國的危機,女性被差別對待,這是我嘗試作出改變的方式。」

上完課後,入伍生各自回宿舍休息,但和男性相比,有些人得趁著這個空檔照顧孩子。性別刻板印象,也導致重男輕女,全國有八成女性是文盲,多少影響到課業表現。

喀布爾軍校女性分隊隊長 薩達特表示,「有些家庭並不重視女性的教育,她們的書寫能力有限,在課堂上落後其他人。如果她們入伍時已婚,還得做家事或突然懷孕了,實地訓練就沒有辦法再繼續。」

在各國軍隊中,女性經常面臨到,性騷擾甚至性暴力威脅,這裡也是,但問題卻更棘手,因為阿富汗軍中沒有反性騷擾措施。

薩達特說:「有些官階較高的男性會濫用職權,他們會說:『妳這門課過不了,但只要和我交朋友,我就可以裝作沒這回事。』如果一名女兵有任何需要,男性軍官可能提出特殊要求。」

儘管還有很多問題,但不可否認的是,阿富汗性別平權有好轉趨勢,更在2004年寫入憲法,成為施政重點目標。這一切,都是2001年塔利班政權垮台後才有的進展。

不過,美國正在積極和塔利班組織進行和平談判,有不少人擔心,一旦美國在三、五年內全面撤軍,並同意讓塔利班參政,將為她們的軍旅生涯帶來變數。

喀布爾軍校生 薩爾哈表示,「如果塔利班達成和平(協議)很棒,但如果他們重新掌權,我擔心他們會禁止女性從軍,為了不要被阻撓,我已經犧牲很多了,我們會極力爭取到最後。」

全國目前只有1.4%的女性官兵,不算多,而且還有近六成民眾反對女性從軍,但總是女性重新參與社會的跡象。由於軍事動亂已延續長達40年,很難想像,1930到70年代,民風曾經自由到,首都喀布爾享有「中亞小巴黎」的美名。未來女性能不能更出頭,還是性別平權會不進反退,將受到國內外政治的牽連,而這群女兵的命運,難免有些身不由己。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