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事革命紀錄片獲奧斯卡 主角境遇未改善 - 公視新聞網

月事革命紀錄片獲奧斯卡 主角境遇未改善

(圖片來源:美聯社)
 
在印度某些傳統村落,女性的生理週期還是被視為禁忌,印度有一對姐妹花在當地發起了「月事革命」,故事被拍成紀錄短片,還獲得奧斯卡金像獎,但這對姐妹花的境遇,並沒有因為獲獎而明顯改善,還不時受到冷嘲熱諷,記者採訪時才發現,她們的家裡,甚至連廁所都沒有。

在印度北方邦哈普爾的村民,用手機收看遠在美國洛杉磯奧斯卡金像獎的得獎時刻,七位婦女在小屋子裡一起製作衛生棉的故事,拍成「月事革命」,獲得最佳紀錄短片。

月事革命導演 柴塔布齊說:「我會哭絕對不是因為我月經來了之類的事情,我不敢相信一部關於月經的紀錄片真的得了奧斯卡。」

月事革命製片 梅麗莎柏頓說:「藉此分享給全世界的老師跟學生,月經不是一種罪,不該斷送女孩的求學路。」

歡慶的同時,村落也正開會討論缺乏廁所的議題;兩姐妹的父親為女兒願意露臉拍紀錄片感到驕傲,也會對慕名而來的遊客微笑回應,但對沒錢蓋廁所感到無奈。也就是說,先不要談月經,她們連上廁所的基本生理需求都困難重重;政府雖有補助經費,也因貪汙、管理跟效率問題,跳過了她們村。
 
傳統上,印度人認為廁所是不乾淨的地方,也對家中信奉的神明不敬,要上廁所,應該到戶外大自然解決,多數村民只能去隔條街的臨時廁所上。此外,在印度傳統文化與宗教的觀念中,月經代表骯髒,怎麼還敢公然討論甚至拍片,她們製作衛生棉月薪2500盧比,相當於台幣一千塊錢,紀錄片得獎隔天,就被鄰居嘲諷:「靠著製作衛生棉賺了不少錢,應該去上電視。」

月事革命所拍攝的小屋子,是兩姐妹菈奇跟普麗蒂的家,也是跟其他五位婦女一起製作衛生棉的地方。村落的婦女不知道什麼是奧斯卡,只知道就是得了一個獎。

製作衛生棉婦女 魯卡莎娜表示,「說月經很可恥這樣的說法現在已經少很多,在學校我們從來不討論或分享月經的事情,但現在不同了,感覺很不錯。」

柴塔布齊說:「他們不知道也不瞭解為什麼每個月會有月經,事實上他們始終相信這是自己生病了。」

這款自製的衛生棉品牌叫做「飛翔」,但這七個女人還是感覺不到完全解放,她們生活範圍只有照顧家庭以及在沒有廁所的小屋子工作,並且只能團結,落單就遭人訕笑;導演拍片初衷是為了改變觀念,讓各界瞭解印度女人的月經處境,並希望印度社會人人都能認知月經平等,但是改變的腳步仍走得緩慢。


 

相關新聞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