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工文學獎 思鄉情、同志議題受矚

「移起來打拚」專題報導要帶大家來認識兩位移工中深藏不露的文藝份子。分別是來自印尼的王磊,還有菲律賓的Melinda。他們在工作之餘,擠出時間寫故事,抒發了好幾十萬在台移工的心情,更獲得第五屆「移民工文學獎」的肯定。
在起了霧的玻璃上
Di kaca jendela yang berembun,
讓我望見珊蒂和巴渝的臉
wajah Santi dan Bayu terbayang.
他們要我回家 他們思念著我
Mereka memintaku untuk pulang,
思念著他們的母親
mereka rindu padaku, ibunya!
來自印尼的Loso Abdi,化身作品中的女性看護,面臨合約期滿的抉擇關頭,既捨不得自己照顧九年的特殊兒童,又對不起家鄉的子女。
我怕他們失望
Aku takut membuat mereka berdua kecewa
我怕他們恨我
Aku takut mereka membenciku
我怕離開 讓他們感到迷失
Aku takut mereka merasa kehilangan
karena telah kutinggalkan.
我也怕 我在思念中迷失的時候……
Aku takut pada akhirnya
aku akan berkubang rindu di satu titik...
用朋友的親身經歷,寫出無數看護的情感拉扯,筆名「王磊」的Loso,以短篇小說〈關於愛〉,第二度拿下移民工文學獎首獎。

王磊說:「謝謝台灣可以給我很多的東西,然後也謝謝你們,你們可以聽我們的故事、可以聽我們的心,因為很少人願意聽移工的心聲,但是台灣願意聽我們的聲音。」
 
1546745620t.jpg

繼續讓移工被聽見,是王磊創作的原動力。曾在台灣做過七年廠工的他,2015年回到印尼後,台灣仍然是他埋首寫作的靈感泉源。

王磊說:「為什麼我還是繼續寫在台灣印尼移工的故事?因為自從我回去印尼之後,還是跟他們保持好聯絡,好像我還在台灣生活一樣。」
 
目前王磊在印尼靠著自學的中文,從事工地"翻譯協調"的工作,手頭和時間變得更寬裕、創作更加自在,也因為這樣,更難忘記,心中的第二個家──台灣。
 
同樣有他鄉是故鄉感覺的,還有來自菲律賓的Melinda。在典禮上,拿著父親的畫像、和母親擁抱,女同志的身分,來台後才終於被家人接納。這是自2014年創辦以來,第一次有投稿探討"同志"議題。

擔任廠工的Melinda說:「這個獎項提醒我和我的家人。家庭生活最艱難的時刻,我們又是怎麼堅強而勇敢地撐過去。」

作品〈鞭打的痕跡〉描寫保守的父親,因為不了解同志,長期用暴力試圖扭轉她的性向。這是Melinda的親身經歷。逃到台灣來,才得到真正的自由。
 
1546745620g.jpg

Melinda說:「有些人認為是疾病或不正常的。但在台灣相較之下,比菲律賓更接受。我們可以自由地表現自己,沒有人會指指點點,不管我穿什麼、不管我說話,或者和別人相處的方式。所以更想在台灣待下來,而不是菲律賓。」

Melinda來台灣沒多久,就收到父親的道歉信,決定和父親和解。但也因為在海外,錯過了見父親生前最後一面的機會。目前來台12年了,全家人都已接受Melinda的性向,也把她的伴侶當成一家人。感到幸福的她,希望未來菲律賓可以和台灣一樣,成為友善多元性別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