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班工時上限 將由工會或勞資協商把關

新修的勞基法三月一號即將施行,其中的單月加班工時上限,提高到五十四小時,母法沒有明訂把關機制,而是交由工會或勞資協商決定。不過勞團表示,台灣工會力量相當式微,一方面是組織率低,另一方面是工會幹部遭到打壓的案例層出不窮。政府希望勞工善用協商,達到「勞資和諧」根本是天方夜譚。

剪裁橘絲帶,長榮航空企業工會發起行動,工會點名長榮台北飛舊金山等六個航班,外站休息時數相當吃緊,近期正準備透過團體協約,要求班表改善。

桃園空職工長榮分會會員代表 趙婕歡說,「因為我們到飯店,我們不是眼睛可以直接閉上,然後就充電完成;我們需要更多的休息時間。」

能夠組企業工會集體發聲與行動,長榮航空員工等了好久,總算在長榮開航16年後,去年8月成立。要打破長榮集團「零工會」慣例困難重重,前年華航罷工、空服員抗爭能量沸騰之際,長榮空服員也只是默默加入職業工會,直到參與人數過半,才總算跨出直接組織公司內的企業工會的這一步。

長榮航空企業工會理事長 廖以勤指出,「不管地勤或是空服人員,考試的時候他都會問到一個題目,就是你贊不贊成籌組工會?那其實這個大家都知道,你要來報考長榮航空,你的標準答案大概是什麼。(勞資協商)那個過程真的很辛苦,因為即便我們現在是有快2800位會員的工會,在跟資方談判的時候,其實那個過程,公司還是用推拖拉的姿態在面對工會。」

然而加入企業工會不一定能完全確保勞工權益,受不了客運業長工時的疲累班表,2016年10月,當時還擁有工會幹部身分的范光明,主動申請勞檢,向資方申討疑似被苛扣的加班費,事後卻遭到公司解雇。

臺灣汽車客運業產業工會理事 范光明提到,「一個勞工可以早上四點,工作到晚上十一、十二點;我們還是合法的跟站上有報備過的一個代班,竟然會導致我被公司解僱,等於被宣判死刑一樣。」

桃園客運回應,會記過、解職處分工會幹部,是因為有范光明有私自代班的情況,但勞動部已在去年裁決,此案為不當勞動行為。而最近通過的勞基法修正案,未來將開放單月加班上限提高到54小時,交由工會或勞資協商來決定;而指定的行業,只要獲得勞工同意,也能鬆綁七休一,但勞團質疑勞工沒有對等協商的能力。

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副秘書長 鄭雅菱認為,「(台灣是)工會力量這麼式微的地方,可是政府卻一直強調說,我們可以透過勞資和諧、勞資協商的方式達到這個彈性,我認為是一個天方夜譚。」

勞動部統計,目前全國工會組織率33%,但扣除主要在替會員保勞健保的職業工會,只看企業及產業工會其實只有7%左右,儘管勞動部承諾會針對科學園區等單位優先輔導工會成立、勞資會議等運作,但勞團認為「難以想像」,學者則表示新法三月一號即將上路,工會組織需要長時間累積,在法律機制不建全、現實勞動處境又糟糕的情況下,勞工有議價能力恐怕是「癡人說夢」。

記者 黃怡菁 郭俊麟 台北報導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