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法庭驗票 盼司法定紛止爭

接下來是公視新聞製作的「槍響後,新台灣」特別報導,自從320當天,連戰宣佈要提出選舉無效的訴訟,到後來的全國大驗票,這次的選舉爭議,最後還是必須仰賴司法來解決.但過去一直無法讓人民充分信任的台灣司法,是不是足以擔任這樣的重責大任呢?雙方律師又是如何面對這場史無前例的訴訟?請看記者黃兆徽,陳昌維的報導。 320深夜,連宋的委任律師,兵分兩路,趕到高等法院,和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提出保全證據的聲請,要求查封全國票匭。 高等法院並沒有准許國親保全證據的聲請,但是為了避免場外群眾騷動,巧妙地沒有使用「駁回」的字眼,而是將主文寫成「移轉管轄」,也算是給了國親律師十足的面子。 21號凌晨,黃珊珊代表連宋,向法院遞狀,提出選舉無效和當選無效兩件訴訟。 為了搶在第一時間保全證據,高院還沒有做成裁定之前,連宋各地的競選總部,也分別帶領群眾,到當地法院,要求查封票匭。 另一方面,高等法院連夜開庭,在21號清晨七點,做出一項重大的裁定。 雖然進入司法程序,但是藍綠雙方,仍然試圖用各種政治的力量,來解決這場選舉爭議。行政驗票、緊急命令、司法行政驗票等主張,紛紛出籠。不過,包括澄社、台灣法學會等多個民間法律團體,都批評這些政治舉動,是不信賴司法的錯誤示範。企圖利用行政加上立法的力量,聯合踐踏司法。 高等法院趕在選後第一個上班日,迅速抽籤分案。24號下午,高院合議庭,卻以程序不合法為理由,駁回兩件選舉訴訟案。面對各界質疑,高院法官特別發表一份書面聲明,強調依法辦案,絕對沒有受到任何的干涉和壓力。 3月26號,中選會在法定期限的最後一天,正式公告第十一屆正副總統的當選名單。選舉訴訟的法定要件,因此滿足。連宋陣營也開始將原本100多人的義務律師群,清楚分工,籌組10人的訴訟律師團。當連宋再次提出選舉訴訟,陳水扁也履行承諾,向法院遞交全面驗票同意書。而陳呂的律師團,在這個時候,正式成立。 4月2號,連宋控告陳呂當選無效的訴訟,首次開庭。兩造的律師團,對於全面驗票昂貴的費用,究竟應該由誰來負擔,始終僵持不下。一位熱心的科技公司老闆,試圖化解這場僵局。特別派代表從美國飛回台灣,捐助一億元新台幣供驗票花費。驗票費用有了著落,但是對於驗票的範圍和方法,藍綠仍然存在相當大的歧見。像是選舉人名冊該不該驗?無效票要依照什麼標準來認定?都是重要的爭點。 高院合議庭,陸續召開了四次的協商程序,終於確定從五月十號開始驗票。 全國1300多萬張選票逐一勘驗,是史無前例的浩大工程。高等法院特別囑託全國21家地方法院,負責各自轄區的驗票工作,並且由審判長,親自開課,講解驗票的流程。藍綠陣營則透過律師公會發函,徵求自願協助驗票的雙方代表。並分別舉辦大型的驗票律師說明會。 五月十號一早八點半,全國同步展開驗票程序。三千多位驗票人員,從早到晚全力投入,希望在520之前,完成全面驗票的工作。 驗票工作告一段落,有爭議的選票,還必須送回高院選舉法庭,接受檢視、辯論、和認定。 這場造成舉國動盪的政治爭議,能不能就此化解?台灣的司法,正面臨嚴峻的考驗。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