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驗教育鬆綁 人文中小學辦學爭議未解 | 公視新聞網 PNN

實驗教育鬆綁 人文中小學辦學爭議未解

實驗教育三法修正案去年底在立法院三讀通過,大幅鬆綁增設實驗學校的限制,未來還有可能出現"實驗大學"。但台灣第一批公辦民營的實驗教育學校,宜蘭人文中小學,卻發生了辦學者遭提前終止合約的事件。事件到現在還沒落幕 五年級的岱容,在鏡頭前跳舞,毫不扭捏自然大方,她喜歡人文中小學讓天賦自由的氣氛。 人文小學學生 吳岱容分享,「一般學校大概就是國英數、上課下課,然後就考試,沒了。我們除了國英數之類的、學習方面其他東西外,老師也會讓我們探索自己的心靈、去找到自己的天賦。」 強調適性及自主的人文中小學,過去十五年,已經不斷挑戰傳統的教育觀,最近一次的辦學申請,又再增加了兩個自創教育論點。 人文展賦基金會創辦人 楊文貴說明,「一個叫做後現代課程觀,另外一個是叫做有機體學校;這個是我很早就創立的概念,隨時長出來就改變。」 但他知道這份教學計畫,也像顆不定時炸彈,隨時可能引爆。過去一年,宜蘭縣政府接獲27件陳情,進行調查,召開家長說明會,最終在十一月底,以四大違法、十八項缺失,採共識決通過,提前終止委託人文展賦基金會公辦民營的辦學合約。 宜蘭縣教育處長 簡菲莉說,「學校的課程可能會因著孩子的情況不一樣,他會去跟家長說,他可能需要更特別的課程,於是我需要另外再跟你收費這樣子。有些家長可能負擔不起這樣的費用,最後他可能會因為沒有辦法負擔這樣的金額,他就離開了。」 教育處堅持,公辦要守在合法辦學的底線,同時讓人人都有機會念得起,跟民營基金會強調特色興學兩者大不相同。 人文中小學家長會長 韋婷珊分享,「他們的確在當黃燈閃起來的時候,他們會心裡考慮現在是黃燈區,我要以哪一個東西優先。我想要以我的教育理念優先的話,是不是現在還是黃燈,我先闖過去?這是我觀察到的情況。」 人文為台灣教育改革開了一扇窗,但始終伴隨爭議。 人文國中小自救會家長 史恬也提到,「我們調整非常好,我們的學習成果也出來了,為什麼在這個時候,你隨便換一個我就要接受?我沒有辦法接受,(他保障你老師學生都一樣的話呢?)他不可能保障。」 如果結局無法逆轉,這塊金字招牌,無論團隊重組或換人接手,將來又是誰的人文,誰的學校? 記者 綜合報導

相關新聞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