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主權移交20年 中國色彩下逐漸變化

香港主權移交20年,這20年的時間就足以讓嬰兒長大成人,壯年邁入遲暮。眼看香港的政治、經濟、民生各方面,都在中國色彩的影響下慢慢變化,這老中青三代對於香港這個「家」,有截然不同,又殊途同歸的期許。 ==香港學運學生 周可愛== 我叫周可愛 在香港主權移交的時候 我七個月大 我喜歡香港是因為 它容納到我 也可以容納到你 97新生代周可愛,成長過程就是一部香港主權移交後的發展史。兒時的志願是當警察,後來卻投身學運,成為2014年佔中運動最年輕的被逮捕者。她深愛並誓言守護的香港價值是多元包容,不願民主發展被箝制。 ==香港學運學生 周可愛== 如果不抓緊香港的話 它就會慢慢流走了 香港大學日前公布對120名30歲以下年輕人的調查,認同自己是香港人的比例達63%,只有3.1%認同自己是中國人或香港的中國人,年輕人也多是民主派政黨支持者,跟老一輩明顯分歧。 在九龍旺角開中藥鋪的陳先生來自中國南方,他九歲喪父,文革時期逃到香港闖天下,一天工資合台幣只有30塊。打拼到今天有自己的店鋪,穩定的生活,對現況很滿足。1997那年他52歲,人生經驗讓他最重視香港的穩定繁榮,對激烈的民主運動不以為然。 ==中藥行老闆 陳先生== 香港給了我很多機會 我覺得(回歸)很好啊 因為香港畢竟是中國人的地方 回歸中國應該的 最不喜歡那班人搞港獨 在維多利亞港邊,摩天大樓裡上班的金融業者高先生,是香港經濟的中堅份子。四十歲的壯年神采奕奕,頂上白髮反映出現實的工作壓力。 ==金融業者 塞德瑞克.高== 香港回歸那一天我二十歲 我喜歡香港是因為 它的自由 與擁抱不同的文化 因此香港才會這麼有活力 現在民怨大很多了 有時我都覺得 很難跟下一代去談這些事 談到未來,高先生最擔心兩個年幼的孩子,被現行僵化的教育限制了視野與思考,準備送他們出國。跟他一樣,大多數香港人忙於工作與照顧家庭,對貧富差距,居住正義等經濟問題最有感,對香港的未來有想法,有期待,但也更看得清現實的阻礙。 ==設計師 徐小姐== 首先需要一個有野心 又有膽量的特首 抓緊香港價值,確保城市活力競爭力,繁榮發展,老中青三代的願望勾勒出一個理想中的香港,求的就是個自由安樂。周可愛從學生組織投入新生代民主派政黨香港眾志,相信還是有能力改變這個社會。 記者 施慧中 報導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