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雅加達塞車苦 連高乘載都無效

印尼首都雅加達的塞車舉世聞名,政府從2003年開始實施高乘載政策,不滿三人不能上路,但此舉不但沒有改善交通,反而衍生共乘人頭等負面問題,因此雅加達當局從上周宣布暫停,要找其他解決塞車的辦法。 從2003年起就實施的尖峰時間,三人一車才能進市區的共乘政策,過去13年來對解決雅加達的塞車問題毫無幫助,反而衍生出職業共乘人頭的問題,因此雅加達市長鍾萬學本周宣布,將試驗性的暫停三人行共乘政策到4月13號,這段期間會針對塞車最嚴重的區段進行車流量監測,重新找出解決塞車問題的辦法。 雅加達市交通官員 普雷伊特諾 試驗開始的前兩天跟試驗開始的後三天,我們會在10個塞車最嚴重的地區計算車流量,經由這些車流量的計算結果,我們就能瞭解暫停共乘制期間,路上車輛是否真的有變多。 雅加達周邊每天上班的尖峰時間,就能看到路邊許多人舉著牌子,比出手勢,抱著孩子,表示可以共乘進入市區的奇觀,當中大多是職業的共乘客。職業共乘客大多是來自社會底層的貧民,靠著共乘當人頭謀生,每天最多可賺10幾塊美金,約合近500多台幣,絕對是重要的經濟支柱,如今三人行共乘制度可能廢止,這些靠當人頭維生的民眾也有話要說。 雅加達職業共乘人頭 在政府決定趕絕共乘人頭之前,也請想想我們的處境。如果政府能夠提供我們有錢賺的工作,我們隨時可以不當共乘人頭。 但印尼媒體報導,許多父母為了謀生,在路邊出租自己未成年的孩子當成共乘人頭,許多孩子甚至不滿5歲,由於容易哭鬧影響生意,於是一些父母就餵食孩子安眠藥,這種嚴重畸形的歪風,也成為雅加達警方的取締重點,經常在路邊上演你跑我追的戲碼。 印尼交通政策專家指出,職業共乘人頭的歪風,追根究柢就是罰責太輕,被逮捕的人頭,往往只需要簽署不再犯切結書就能獲釋。專家建議三人行共乘制度不僅不能廢除,反而要擴大範圍,讓進入雅加達市區的車輛更加困難,迫使許多人選擇改搭大眾運輸工具。雅加達是全世界塞車最嚴重的城市之一,官方估計,雅加達因為交通阻塞,每年損失超過千億新台幣的產值,如何找出正確良方解決塞車問題,不僅攸關民眾權益,更攸關印尼整體的國家競爭力。 記者 靳元慶 報導

九合一選戰解析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