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經濟.國土保育 取得平衡挑戰大

台灣多高山,不少人把山林浩劫的元兇,歸咎於高山土地的超限利用,希望高山農業可以下山,但是,這樣一來,高山住民的經濟怎麼辦?我們推出離農山丘專題,先來看,八八重災區的高山農業現況。 莫拉克風災,重創南台灣,高雄山區道路以及橋樑柔腸寸斷,河流被沖刷下來的土石覆蓋,變成了石頭路,人車無法通行,高山農民賴以維生的農作物,也被阻斷出路。 ==高雄市桃源區梅農 吳秋芬== 大風大雨 可能就是 某些地方路斷了 會落石 變成說我們今天採收的梅子 可能是一千多袋 就擱置在路邊 這樣子 我們農民就很傷腦筋了 如果爛掉了怎麼辦 災後這幾年,公路單位持續修路,但高山農作桃、李、梅的盛產季節,剛好是雨季,對外道路常中斷,農作物無法及時運出去,等到路修好了,也熟到爛了。 ==高雄市桃源區梅農 吳秋芬== 這個都是梅園 就是沒有在耕作了 以高雄市桃源區勤和部落為例,為了生存,有的梅農民乾脆放棄土地廢耕,到平地找工作,有的梅農則試著把新鮮青梅轉作加工品,拓展青梅銷路。不過,留下來繼續種青梅的梅農,又碰上了另一個難題。 ==高雄市桃源區梅農 沙菲== 罰得很莫名其妙 罰那個罰金 也不甘心啊 因為沒有錯嘛 連續接到兩張土地超限利用的罰單,沙菲表示,在這裡種梅超過兩代了,現在土地不能種梅,只能造林,叫他們怎麼辦。 ==高雄市桃源區梅農 李斷== 在造林的政策部分 對原住民來說 是一個很不公平 因為有很多的造林 (補助)我們就那麼一點點的錢 要讓我們一整年 就沒有什麼任何收入 不少人把山林浩劫的元兇,歸咎於高山土地的超限利用,莫拉克風災前,桃源區勤和部落住了100多戶的住戶,現在僅有20多戶還留著山上,全都倚賴農作物為生,卻被水利局開出7張土地超限利用的罰單,接到罰單的梅農很反彈,認為梅樹就不算樹木嗎? ==高雄市政府水利局水土保持科股長 許文銓== 他會做矮化 還有嫁接的一個 種種農業經營行為 這些會造成整個根系的 一個阻礙根系的發展 會進而影響到水土保持的功效 水利局指出,依照地形坡度、土壤深度、沖蝕情形與母岩性質來判斷,被取締的農地,是因為被歸納為宜林地,倘若果樹任其自然植生,就能被歸為林地,但也等於要梅農們將土地廢耕,另謀生路,這也突顯了高山地區的經濟發展與國土保育之間,能否取得平衡,實在是一個很大的難題。 記者 郭采彥 孟昭權 高雄報導

九合一選戰解析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