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作家胡長松 榮獲吳三連文學獎 | 公視新聞網 PNN

青年作家胡長松 榮獲吳三連文學獎

祖先落腳在高雄,到現在已經有八代歷史的作家胡長松,人還很年輕,已經得到今年吳三連文學獎。他的作品透過台語書寫,以小說為主、深刻挖掘大歷史中的小人物故事。 背著書包、拿著相機,四十出頭的作家胡長松,走進高雄柴山西岸的舊部落。村子裡,空氣很好,映入胡長松眼簾的,是粉紅色的九重葛、金黃色的波光海面,還有藏在巷弄間小舅公親切的問候。 ==作家 胡長松== 我自己認為我是柴山孩子 因為我的祖母 外祖母 還有我的外曾祖母 本身都是柴山人 獲得今年吳三連文學獎的胡長松,外界看他是老高雄,不過精準的來說,他的自我認同是柴山人。具體呈現的證據,就是他文學起步的第一本書,1997年出版的柴山少年安魂曲。在父母結婚照的右半邊,是胡長松的父親家族,世居柴山東側內惟聚落,左半部是母親娘家,在柴山西岸從商。從小生活在農、商混合的生活背景下,胡長松發展出寫作敘事中最重要的特質-共時性。 ==作家 胡長松== 我們人存在這個空間 在這個時空存在的時候 到底還有其他什麼 跟我們同時存在 這一直是我很好奇的 2000年開始,胡長松用自己的母語寫作,更深刻地掌握了文字的情感和美感,「燈塔下」收錄了他九篇短篇小說,也是他台語寫作的開端。而最新一部作品復活的人,用了將近29萬字,寫出台灣近代社會的變化,以及平埔族西拉雅人的愛情,被視為台灣台語文學的重要里程碑。 ==作家 胡長松== 你如果都是 全部用台語來處理 你寫的是台灣的故事 你用台灣的方式來寫 包括你的描寫 你的對話 都是用台語來寫的時候 藝術性的統一性 整合性 就是藝術裡面有一個東西 叫做整一性 整合性會很好 書櫃上掛著一張捕夢網,胡長松二十年如一日,不斷書寫一本又一本,現在已經有八本小說和詩歌集。寫作是他的夢想、追求和對人生的渴望,在這條路上,他也尋找到屬於自己的依靠。 ==作家 胡長松== 我的墓誌銘上面會寫 這裡面躺著的是一個罪人 不過因為上帝疼愛他 所以讓他因為 信仰耶穌基督得救 他一輩子為台灣寫作 以台語寫作 只要有時間,胡長松會開車上柴山,彎彎曲曲起起伏伏的路,是他回家的路,也是他創作的路。 記者 李慧宜 許政俊 高雄報導

相關新聞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