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士淪為死刑犯 馬曉濱槍下斷魂 | 公視新聞網 PNN

義士淪為死刑犯 馬曉濱槍下斷魂

上星期被立法院廢止的懲治盜匪條例,在人權團體眼中,是一部不折不扣的惡法,不但有很多法條不合時宜,唯一死刑的罪名更多達十項。事實上,在民國八十八年,律師蔡兆誠發現它,應該已經失效,之前的十一年,就有律師向大法官,聲請釋憲,挑戰這部法律。 故事,要從一名當年的,反共義士說起。十二年前報紙上的這張照片,今天還能認出上頭模糊影像是誰的人,恐怕不太多。他叫做馬曉濱,七十五年被政府尊為反共義士,不過這個身分維持不到四年。馬曉濱等人為了謀財,綁架了長榮集團的少東,犯下懲治盜匪條例當中的擄人勒贖罪。於是被捕之後,他從義士變成盜匪案的被告,然後再從盜匪,變成等待槍決的死刑犯。 馬曉濱等三人雖然勒贖五千萬元得手,但是並沒有虐待被綁架的受害人,甚至事後還給了肉票計程車錢,將他放回。這樣的情節,讓人權團體和不少法律界人士,覺得被告罪不致死,但是懲治盜匪條例當中的擄人勒贖罪,卻是唯一死刑。 這樣的矛盾,讓法界開始認真思考,唯一死刑,特別是盜匪條例當中多達十項的唯一死刑罪名,會不會剝奪法官量刑的權利,還有,會不會造成像馬曉濱這樣,情節輕微,但刑罰過重的情形。人權團體和法界人士,為了這件事向大法官會議聲請釋憲,認為懲治盜匪將擄人勒贖罪定為唯一死刑是違憲的,大法官會議在一個月後作出釋字第兩百六十三號解釋。參與聲援馬曉濱的李念祖,認為大法官的意思是。 根據這樣的解讀,李念祖等人打算以法官並沒有審酌全案有沒有減刑空間,就判處被告死刑為理由,請求檢察總長提起非常上訴。不過法務部並不覺得大法官有這樣的絃外之音,就在解釋文出爐的第二天凌晨,土城看守所的台北刑場,槍聲響起。[NS刑場四聲槍響。]馬曉濱的生命就這樣結束。 不過對於台灣的法治史來說,馬曉濱可能不只是近十二年來,台灣政府槍決的三百七十四名死刑犯之一。他的死刑執行後,盜匪案件被告被判處死刑的比率,出現改變。從解嚴之後到槍決馬曉濱的三年間,台灣的一百七十八名死刑犯當中,有一百一十三人的罪名是盜匪罪。 而在往後的九年間,法官使用刑法五十九條將死刑減低為無期徒刑的狀況大量出現,死刑犯的數目,特別是盜匪案件的死刑人數,比例上已經降低。八十八年四月,律師蔡兆誠進一步提出懲治盜匪條例可能失效的說法,九十一年新年之後,立法院終於宣告懲治盜匪條例失效。 惡法廢止,人權團體聲稱台灣向廢止死刑之路邁進了一步,但是當初為馬曉濱案奔走的李念祖提醒大家,在盜匪條例失效的後半段過程中,人權團體廢止死刑的最終理想,其實很少被討論,也引不起大家的興趣。公視新聞吳東牧秋福財採訪報導。

相關新聞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