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供應頭套 當事人免於曝光

重點關心國內外人權訊息之後,繼續是我們特別規劃的人權專題,這星期要帶您深入了解,讓當事人戴頭套,跟禁止媒體進入法庭,是不是真正保障人權,兩則報導,首先來看,台灣高等法院,兩星期前開始,免費提供頭套,給不希望曝光的當事人,法院說,這樣做是希望,保障當事人隱私權和肖像權。不過人權團體覺得,這不是個好辦法。 黃鈞達是現役的陸軍軍官,三年前他遭到屬下的陷害,說他涉及一件退伍軍人的謀殺案。警方把他逮捕,並且向媒體宣佈破案。四十天後,才發現他受到冤枉。警方雖然不願意向他認錯,但是在辦案的手段上,卻不斷進行些調整。不過黃鈞達覺得,不論是頭套或者安全帽,都不能保護他的名譽,這些東西對他來說就像是一塊遮羞布。他說,只有犯罪的人,才需要遮羞布。 儘管有這樣的疑慮,犯罪嫌疑人從警察局被移送到地檢署,或者進一步被起訴送進法院,這些司法機關,也都陸續開始提供頭套,給不願意在大眾或者媒體前曝光的當事人使用。人權團體表示,需求不多,不代表多數的人不在意自己的隱私,而是他們可能都和黃鈞達一樣,覺得戴著頭套被拍出來,可能更沒有尊嚴。這是士林地方法院,專供法官,檢察官,或者法警押解在押被告通行的安全通道。人權團體全力聲援的蘇建和案,被害人請求民事賠償的官司在這裡開庭。攝影機經過法院准許,才能進入隔壁沒有使用的法庭,拍攝法警解送被告的畫面。 同樣的被告,幾個月後在不同的法院受審,卻有不同的待遇。台灣高等法院這棟舊式的法庭建築,沒有設計在押被告的專屬通道。在這裡,蘇建和等人必須戴著手銬腳鐐,面對公共空間裡的所有人。而除了蘇建和以外,還有更多的刑事案件被告,被害人,甚至民事案件的當事人,證人,也面臨這樣的問題。和大興土木改變房舍結構所花的錢比起來,這個只要十四塊半的頭罩,就成為最便宜的權宜措施。當然,警察局,地檢署和法院也都強調,在辦公廳舍的空間設計改善以前,如果當事人不想讓自己的隱私,名譽和肖像權受到侵害,他們還是提供了另一種選擇,那就是,把自己變成蒙面客吧。公視新聞吳東牧,邱福財,採訪報導。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