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視重回福島核廠 探日本災後現況

位在福島縣的南相馬市、是日本三一一大地震、海嘯與核災的重災區,而在兩年多之後、公視採訪團隊重回災區、進入距離福島核電廠只有14公里的小高區,整個城鎮空空蕩蕩,只有居民偶爾會回家查看,一位鋼琴老師帶我們進入受損嚴重的家拍攝,她說到現在還是無法住人、更別提重建,她實在無法接受,日本政府一邊說要重啟核電廠,一邊又說要重建災區。 夕陽映照著空無一人的街道,看似寧靜,其實一片死寂,整座城市、就像這棟傾斜扭曲的房子,等待重建之日、遙遙無期。前年311日本東北大地震過後,距離福島第一核電廠、十四公里的南相馬市小高區,成了地震、海嘯與核災的三重災區,兩年多來被劃入二十公里內的核災警戒區。地震停了、海嘯走了,可是人卻不能回去。 空城裡唯一熱鬧的,只剩路邊這一處擴音器。最近,小高區已經準備解除禁令、逐步開放居民回家。廣播歌曲不間斷放送,像是為陸續回家查看屋況的居民,製造點生氣。 ==福島小高區居民吉津恭子== 你要去我家看看嗎 就在旁邊而已 62歲的吉津恭子是鋼琴老師,核災後被強制撤離,跑到五十公里外的磐城避難。回到沒有任何重建進度的家,吉津恭子最頭痛的是,放了兩年多,因為被輻射污染,還沒有人幫忙清運走的垃圾。至於房子內,早就被老鼠攻佔。 ==福島小高區居民吉津恭子== 這裡還被老鼠咬過 不能住了 因為下水道不通 避難期間,擔心名貴的鋼琴被偷,吉津恭子把它賣掉,鋼琴教室也被迫關門大吉,為了不讓學生學習中斷,她經常長途奔波,替搬了家的學生上課,這一天上完課,她順便繞回老家看看,儘管現在輻射劑量率已經降到、政府說安全的程度,不過還是比事故前高了好幾倍,學生家長不敢冒險讓孩子回家,畢竟福島核電廠還像個不定時炸彈。 ==福島小高區居民吉津恭子== 如果要住(怎麼說呢) 搞不好不久那邊又怎樣 (又會爆了喔) 核電廠很危險 只距離14公里  如果出什麼問題 所以她無法接受,核災都已經讓大家流離失所、家不成家,日本政府竟然還宣布說要重啟核電廠。 ==福島小高區居民吉津恭子== 心理的創傷 不是金錢所可以彌補的 這就是我最想說的 所以希望核電廠不要重啟 我們不希望大家 不要有我們這種遭遇 始終掛著笑容,吉津恭子堅強面對一切幾乎歸零,原本的生活不見了,學生、鄰居不見了,一切的一切,都不再一樣。望著住了四十年的家園,景物依舊、人事全非,沒有表現出強烈的憤怒,她只是悠悠說著,請一定要記得福島的教訓。 記者林靜梅彭耀祖日本福島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