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俎豆同榮》 械鬥下的先民拓墾史

北台灣,漢人開發最晚,卻最有成就的,大概就是大溪了。現在大家熟知的板橋林本源家族,因為漳泉械鬥,退出新莊和艋舺,遠走大溪開創新天地,引進茶業、開發樟腦,劉銘傳巡撫也在大溪設理番和腦務中心。但是大溪漢人卻因此為了砍伐林木而侵犯到原住民領地,繼漳泉鬥之後,又與原住民展開了另一番殺戮爭奪。 接任巡撫邵友濂將大溪升格為南雅廳後,特賜「俎豆同榮」牌匾,希望弭平族群衝突。曾以《沒卵頭家》著作聞名的小說家王湘琦,也以《俎豆同榮》此書,記載北台灣早期的生存競爭械鬥史。 王湘琦醫師所寫的《俎豆同榮》這本長篇小說,內容記載150年前淡北先民「頂下郊拚」的械鬥歷史。漳泉兩州移民因經濟利益的爭奪,打打殺殺,林本源家族也決定遠走大溪。 林本源家族因禍得福,在角板山發現了樟腦樹取之不盡的山林財富。但是也因此與原住民展開了另一段殘酷的生存鬥爭殺戮。 生存競爭的族群械鬥史,原先的被壓迫者,竟然又變成另一個加害者。殺戮與對抗,難道是生存競爭的你死我活唯一手段嗎? 王湘琦借用清光緒年間臺灣巡撫邵友濂所頒匾額「俎豆同榮」作為書名,表達他對台灣各大族群共榮共存的願望。 林家在大溪的墓地前方,依舊可以看到兩根「筆望」的舉人之家氣勢。昔日的林家領地也變成了慈湖兩蔣園區。但是,族群的和解,仍然需要台灣人民繼續努力與對話。 記者余榮宗黃敏次報導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