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移交十年天時地利人和 奠定香港繁榮根基

移交10年,中國變成母體,源源不斷地將養分輸往香港,香港之於中國,地位也從窗口變成舞台,現在不但是中資企業上市集資的首選之地,也是人民幣兩替兌換和債券發行的離岸中心;而對外而言,在人民幣還沒有開放自由兌換之前,香港更具有替代中國市場的移情作用。不過隨著中國崛起,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除了面臨上海的急起直追,內部競爭力也面臨多重挑戰,包括社會M型化、人才短缺、甚至是空氣污染等問題,都是未來香港必須解決的問題。 97那年,人人都看衰香港回歸,儘管10年來風風雨雨,香港卻在天時地利人和的優勢下,重拾往日繁華;天時,是英國在殖民時代留下的百年資產,奠定了香港律法嚴密和文官效能的根基,地利,是珠江三角洲的發展縱深,讓香港藉著CEPA將擁有13億人口的中國納為腹地,人和,則是香港人知所變通和國際化的胸襟。 中國歌手 艾敬 《我的1997》1997快些到吧 我就可以去香港 《我的1997和2007》1997已經到了 我們可以去香港 現在的香港高樓鱗次櫛比,當年以一首我的1997成名的中國歌手艾敬,在回歸十週年前夕,又填上新詞推出新歌我的1997和2007,用音樂紀錄香港這十年的發展和改變。 而促成這一切的重要推手,就是中國。在CEPA的橋樑下,香港負責服務,中國負責製造,資金物流雙向開通,香港金融市場的面貌也因為中國發生質變。傳統上,香港股市以地產股為尊,約佔港股總市值的三分之一,但是10年之間,香港儼然成為中國企業的集資中心,中國人壽、建設銀行、工商銀行等大型國有企業相偕到香港掛牌,國企股市值佔了港股總市值的一半。 香港輝立證券董事 黃瑋傑 中國國企相繼到香港掛牌上市 讓港股市值大幅攀升 頻創新高 另外透過QDII和其他管道 資金不斷湧入香港投資 也讓恆生指數 在最近改寫了新高紀錄 累計2006年,香港股市集資總額創下5059億港元的歷史新高,是1997年集資規模的兩倍,其中初次公開上市IPO更超越紐約緊追倫敦,成為全球第二大IPO市場。作為金融中心,香港的地位不言可喻,而作為貿易中心,香港這塊彈丸之地是全球第11大經濟體,作為航運中心,香港的貨櫃吞吐量在過去15年來,一直穩居全球前兩位,和新加坡不相伯仲。 香港貨櫃碼頭商會主席 李耀光 去年香港貨櫃碼頭處理的貨物 有40%來自內地 這些貨都是去歐洲和美國的 不過靠著中國發達,香港也不得不面對中國崛起帶來的威脅,面對上海急起直追,香港在危機感中不斷壯大自己的競爭力和不可替代性,透過不斷推陳出新的便利方案,如在機場開闢碼頭,興建第二條跑道等,鞏固航空轉運樞紐的地位。 而除了外患顧慮之外,香港社會還面臨著嚴重的結構性內憂問題。長期以來,賺錢就是香港的生存顯學,一面倒的主流價值,導致香港人力資源嚴重傾斜,大量投入金融和房地產等行業撈金。最諷刺的例子,就是前特首董建華想要仿效台灣科學園區,提出的數碼港計畫,結果由地產大亨李嘉誠之子李澤楷負責開發的數碼港,只有辦公大樓跟高級住宅,獨缺高科技,說穿了就是一個大型的房地產興建計畫,這個昂貴的笑話也反映出香港產業轉型的困難。 結構問題再加上整合浪潮,長期在社會底層的人根本無法參與經濟發展,導致富者越富貧者越貧的M型化趨勢正逐漸惡化當中。 另外,生活成本太高,人口老化,和污染嚴重影響海外專才來港等問題,也是香港所面臨的重大挑戰。雖然為了維持香港的競爭優勢,中國在十一五規劃中,首度將香港納入中國整體框架之中,但是經濟週期和中國掛勾,卻也可能讓香港失去發展的主動性,即使中國前領導人鄧小平承諾50年不變,現在香港也只不過渡過第一個10歲,接下來即將步入青黃不接的青少年時期,光鮮亮麗的背後,與中國怎麼磨合、與世界怎麼接軌,香港必須好好定位自己的立足點。

專題|土耳其百年震殤 「鬆餅式坍塌」為何釀禍?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