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首登國際音樂家 江文也百歲冥誕 | 公視新聞網 PNN

台首登國際音樂家 江文也百歲冥誕

今天六月十一號,是台灣音樂家江文也的百歲冥誕,江文也創作的「台灣舞曲」,1936年拿下柏林奧運、音樂大賽的二等獎,堪稱是首位登上國際舞台的台灣音樂家。江文也出生台灣、日本成長,但最後卻病死於北京,一生坎坷,最近海峽兩岸都有紀念活動,要來懷念這位音樂家、傳奇的一生。 這是江文也年輕時在東京演唱的原始錄音,渾厚的嗓音,相隔近八十年後,如今聽來依舊迷人。江文也一開始其實是以聲樂家的身分,揚名日本,不過這首台灣舞曲,卻奠定了江文也在亞洲的音樂地位。 江文也出生於北台灣的三芝,四歲和父母遷居廈門,13歲到日本求學,24歲那年,他回到台灣,採集各地的民俗音樂,創作了這首「台灣舞曲」,沒想到因此成了首位站上國際舞台的台灣音樂家。 之後,江文也又以原住民音樂創作了這首「生番之歌」,在瑞士、法國、紐約演出,這也是台灣原住民音樂首度登上國際舞台。江文也一生曲折,日本成長,七七事變後,日軍佔領北京,江文也受邀赴北京師範大學教聲樂和作曲,不過日軍戰敗後,江文也的身分也備受質疑。 但1957年,江文也在中國的反右運動中,因為台灣人的敏感身分,被畫為右派,下放勞改,從教授變成圖書館員,這過程中,江文也還創作了汨羅沈流,藉屈原明志來比遇他自身的遭遇,歷經長達20多年門爭打壓的文革,1978年雖然獲得了平反,但身體也大不如前,晚年貧病交迫之際,江文卻還寫出了交響樂曲「阿里山的歌聲」。 但這首阿里山的歌聲還沒完成,江文也卻因為腦血栓,病逝北京,一生有如交響樂章,起起伏伏。 由於江文也大半生在中國渡過,因此過去戒嚴時期,他的名字在台灣不曾被提及。後輩研究者認為,江文也一生都在尋找認同,要做出屬於自己民族的音樂,儘管一生走來、坎坷無比,但卻為兩岸華人,留下了無數的經典作品。 記者 綜合報導

留言區